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缺生存发展条件 中央“零容忍” “港独”终消亡
特别报道  加入时间:2018-10-06 17:01     点击:

  “港独”终消亡,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香港民族主义”与其他地方“成功建国”的民族主义相比,缺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条件。

  首先,把香港居民视为一个自觉的、团结的民族本身已经是对现实的严重错判。无可否认,岭南文化背景、殖民管治、西方文化的薰陶、1949年后与内地分途发展、独特的经济和社会形态、香港居民对一些事物和事件的“集体回忆”和“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刻意保存香港的独特社会形态等因素,都塑造了香港居民有别於内地居民的文化、制度和价值观。我们也承认不少香港居民担心自己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会因为香港与内地交往频繁而改变。即便如此,香港居民绝大部分是华人,他们与内地同胞有着种族、血缘、文化、语言、历史、亲族和感情上的联繫,难以“想像”自己是有别於“中华民族”或“中国人”的另一“民族”。

  诉诸“身份政治”难获共鸣

  “香港民族主义者”往往引用一些针对香港人“身份认同”的民意调查来证明“香港民族”的存在。但根据过去一些研究,实际的情况是,大部分香港居民同时认同“香港人”和“中国人”两个“身份”,并认为那两个“身份”不但不相互对立,反而相当重叠。再有就是,无论是在行为取向或价值观方面,“香港人”和“中国人”的差异其实不大。即使在政治态度上,“香港人”和“中国人”也不是两个“敌对”类别的人。简单说,只有极少数人觉得有一个“香港民族”的存在,更遑论拥有把自己当作“香港民族”一分子的“民族自觉”或“民族觉悟”。事实上,对不少香港居民来说,把香港从内地分裂出去并成立“香港国”是大逆不道、背祖灭宗的事。

  第二,不同的香港居民拥有不同的“身份认同”,对大部分香港居民来说,最重要的“身份认同”是他们的阶级背景、教育水平、性别、年龄、职业、行业、国籍和政治立场。要解释和预测香港居民的态度和行为,这些“身份认同”比“香港人/中国人”更为有用。众多的社会科学研究发现,解释和预测某一个人的行为和态度,教育程度和社会地位乃最佳的因素。即是说,对大部分香港居民来说,自己究竟是“香港人”或是“中国人”并非特别重要,也不是他们特别自觉的、每天都牵挂着的事。在香港的议会选举中,鲜有候选人利用“香港人”和“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分野作为争取选票的手段,这肯定是因为他们不认为挑起“身份政治”能够触动选民的感情。

  第三,作为一个多元社会,香港内部存在着不少社会分野,使得香港居民难以www.aotutuan.com高度团结起来并组成一个“民族”。在贫富悬殊恶化、阶级矛盾激化、政治立场分歧严重、香港居民对香港归属感差异甚大的环境下,要成为一个团结、内聚力强、价值观统一和政治能动性高的“香港民族”绝非易事。

  第四,“香港民族主义”缺乏有威望的、能够动员和组织群众的政治领袖和“理论家”。由於那几个“香港民族主义”的“理论家”的“理论”空洞贫乏,对香港现状的负面描述与广大香港居民的切身体验和感受相差甚大。他们试图把香港历史与内地历史切割,并仿效“台独”分子的做法,从“香港民族”的角度重新演绎“香港历史”,但其“研究成果”因为与大部分香港居民对内地和香港的历史的认识有落差而难以普及,只能在那些对内地和香港的过去了解有限和入世未深的年轻人中才能找到“知音”。

  第五,任何成功建国的民族主义都必须得到势力庞大的社会和政治组织的支撑,包括政党、强大的独立运动组织、种族和民族组织、公民团体、宗教组织、文化艺术团体、工会等。可是,迄今为止,“香港民族主义”在香港并没有获得任何重要的政治和社会团体的支持,只能依靠稀少的人尤其是学生和年轻人的参与,和从事一些激进的、往往是“野猫式”干扰行动。

  第六,“香港民族主义”无法提出让人信服能够成功“建国”和“公投自决”的行动纲领。它欠缺实际行动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无法描绘一幅能够让香港人憧憬的香港美好将来的图像(而不是灭顶之灾)、更难以说服香港人在中央、内地同胞和大多数香港人反对下,“港独”或“本土自决”为何有成功的机会。最后,“香港民族主义”只能停留在“口号”和“呐喊”的原始阶段,只能沦为没有实质内容的、旨在发泄情绪、打击对手的工具。结果不但是为自己引来更强力的反弹,也让主流社会因为共同反对“港独”而获得更大的凝聚力。

  第七,即使从实际利益考虑,香港居民作为现实主义者也不愿意脱离内地。香港在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和个人发展上越来越依靠国家的发展,这个依赖性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保护主义日益猖獗下愈趋明显。大部分香港居民明白,回归前后,香港的发展和中央对香港各方面的支持和引导分不开。一个孤立於中国的香港是根本难以生存下去的,而发展和提升更是无从说起。相反,如果“香港民族主义”成为气候的话,则中央必然会严惩香港,不但“一国两制”不保,而香港更会蒙受灾难性打击。

  第八,成功的建国计劃不能缺少西方大国的承认和支持。由於不少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它们倾向维持现存的国家界线不变,所以一般不会支持其他国家的分裂势力,避免受到报复,更不愿意让本国的分裂势力受到鼓舞而提出自决建国的要求。历史上,一个主权国家“心甘情愿”让它的一块领土分裂出去而成为独立国家的事例只有寥寥两宗,但都是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发生。它们是1905年挪威脱离瑞典和1922年爱尔兰从英国分裂出去。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已得到世界各国的承认。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有能力对支持“港独”和“本土自决”的国家予以打击和惩罚。因此,“香港民族主义者”绝不可能得到任何大国的承认和支持。当然,为在内地和香港製造麻烦,不排除一些西方大国会不顾中国政府的反对,而对“香港民族主义者”给予有限的鼓励和支援。

  港人拥护“一国两制”实践

  第九,“香港民族主义者”并非是团结一致的一群人。他们内部就如何“自决建国”、要建立什麼样的“香港国”、“香港国”的制度设置和主要的公共政策的内容、如何协调彼此的利益分歧等事项上并无共识,要统一行动和维持凝聚力难乎其难。

  最后也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央对港的“一国两制”方针政策。“一国两制”的初心,就是要维持香港原有的制度、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并相信只有如此香港才能在国家现代化过程中发挥独特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以及缓解香港居民的忧虑和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在“一国两制”下,只要香港特区能够负起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责任,中央也会充分尊重香港的“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事实上,改变香港的“一制”并不符合国家的根本利益。回归以来,儘管部分香港居民对“一国两制”的实践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和不满,但整体而言他们对现状还是比较满意的。他们认为自己的基本诉求已经得到满足,感激中央对香港发展的大力支持,也没有感受到来自“天朝”的压迫。在这种民意氛围下,“香港民族主义者”发动香港居民与中央对抗和“独立建国”的意图和行动,是完全没有成功机会的。

  近一两年来,“香港民族主义”在香港社会已经难以立足。“香港民族主义者”因此转战到香港的大学和中学,竭尽全力吸收大学生和年轻人,以院校为庇护所和最后的堡垒,并打着“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旗号继续鼓吹“港独”和各类“本土分离主义”。不过,随着中央严肃申明对“港独”“零容忍”的立场,香港特区政府引用《社团条例》取缔“香港民族党”,而基本法第23条的本地立法工作可望在可预见将来完成,“香港民族主义”作为一个边缘和短暂的政治现象也将寿终正寝。

  本文是《“香港民族主义”乃边缘和短暂的政治现象》一文的下篇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发布者资料
akbqkno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8-10-06 19:10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