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淮滨惊曝特大毁苗案 政府部门官员牵其中
特别报道  加入时间:2018-05-08 07:50     点击:

                淮滨惊曝特大毁苗案 政府部门官员牵其中

                                (跟踪报道一)

  本网信阳5月8日电(记者 刘雪峰 柳建超 )“俺县林业局三空桥苗圃场郑焕桥种的50亩小麦,被场领导指使坏人全部给犁毁了”,这是淮滨县一位知情人给记者报料时说的第一句话。这位知情人还向记者透露,淮滨县林业局和苗圃场的领导与有关部门勾结,故意坑害人,逼得郑焕桥走投无路,目前郑焕桥精神反常,已有寻短见的迹象。

  得此消息,记者大为震惊,职业敏感和社会责任心,催促记者急赴淮滨探寻端的。

  4月13日上午,记者一行赶到了淮滨县。几经辗转,终于在三空桥苗圃场职工宿舍小院子里,找到了正在掩面哭泣的郑焕桥。

 

  图:郑焕桥向记者哭诉他麦田被毁的经过和他全家生活的困境。

  见有外人来,郑焕桥擦掉眼泪,问明来意后,他不好意思的对记者苦笑了一下,推说自己近来有眼病,算是自我解嘲。

  记者眼前这个郑焕桥有60岁左右,身材高大魁梧,一脸的老实和憨厚,说起话来虽直来直去,但实在难以掩饰满腹的忧伤。记者看到郑焕桥虽满脸愁苦,但粗壮有力的身板和发达的四肢,使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位靠力气吃饭、典型的劳动者。

  被郑焕桥热情的让进他那吃住兼用的屋内后,记者看到室内狭窄昏暗,靠后墙的一张小床上放着一条破被子,小床的旁边摆放着一个破旧的小吃饭桌,饭桌上散乱的摆放着一口瘪了的小铝锅和几个吃饭碗。床前摆放着一高一矮的两个小凳子,算是家具。靠前墙放着干活用的铁锨和锄头。这就是郑焕桥一个劳动者的全部家当。

  郑焕桥告诉记者,他和妻子就是这样,以苗圃场为家,已在这里生活几十年了。

  看了郑焕桥的住处和摆设,记者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家徒四壁。看看郑焕桥的破衣烂衫,再看看他那昏暗破旧不堪的住室及摆设,引起记者阵阵心酸……

  

  图:郑焕桥向新闻媒体的投诉信。

  问到他那50亩小麦被毁一事时,郑焕桥非常气愤地告诉记者:“林业局副局长吴运洲和三空桥苗圃场场长王培军,为了把我种小麦的那50 亩地夺走租出去捞钱,他们就指使歹徒前后两次全部给犁毁了。第一次是趁我不在时偷犁了29亩,第二次是他们与俺县公安局林业分局一个姓吴的警官勾结,以算账为名把我骗到公安分局拖住我,然后,就乘机把剩下的21亩小麦全部给犁毁了。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犯罪行为,他们的手段实在是太卑鄙了!”

  在郑焕桥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原是麦田现已被犁过的土地上,记者满眼都是黄土,间或有未被土壤完全覆盖的麦苗,不屈的从土块缝隙里昂起头,倔强的伸出了长长的麦穗。郑焕桥告诉记者,这50亩小麦如果没被毁,早已就抽齐麦穗了。

  

  图:郑焕桥站在被毁掉的原麦田间向记者控诉台前幕后毁麦者的罪行。

  气愤中的郑焕桥站在麦苗被毁的土地上既忧伤又愤恨,不由喃喃自语:“作孽呀,作孽呀,这些小官们太作孽了……”

  附近的村民见记者一行在犁过的土地上拍照录像,就好奇的过来围观。他们积极地向记者反映郑焕桥长势喜人的麦苗被歹徒们开动机器旋犁的经过,一位老者对记者说:“这两大块小麦不管是谁的,已经长了好几个月,眼看就要成熟了,不管因为啥原因、啥情况,都不应该毁掉。把已抽穂、丰收在望的麦子犁毁,就是天大的不对!把快到口的粮苗犁毁,就是逆天作孽。这么做非常缺德,是要遭报应的!”

  围观的村民中,有位懂法律的村民对记者说:“毁麦者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毁麦者,不管是直接责任人或是幕后策划者,都应当受到法律的追究。”

  在记者查看他那被毁的麦田后,郑焕桥还向记者反映三空桥苗圃场场长王培军和林业局有关领导,损公肥私弄虚作假的相关情况。

  

  图:郑焕桥向记者诉说苗圃场领导舍近求远不用本苗圃场的树苗,到外地高价购买同种树苗的用心。

  郑焕桥把记者带进他麦田附近的一大片非常稠密的杨树林里,记者看到这些杨树的树干,粗的约有十五公分左右,细的也有十公分以上。记者对如此稠密的种树方法很是不解,郑焕桥告诉记者:“这里不是按常规栽好的杨树林,这里是我的苗圃啊。按照以前的惯例和规定,我们苗圃场职工培育的树苗,由场里包销和分销栽种,自从王培军来当场长后,他就不要我们的树苗了,他和林业局有关领导为了搞鬼捞钱,不用本场职工培育的平价树苗,而有意舍近求远,到外地掏高价购买与我们同种同类的树苗,造假账坑国家,这是公开的秘密。他们之所以掏高价去买外地的树苗,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损公肥私。”

  为了多侧面了解郑焕桥和知情者反映的情况,记者于4月16日上午8点来到淮滨县林业局(三空桥苗圃场领导也在此办公),准备面见主要领导了解情况。记者在领导们办公的三楼等到8点半才见有人稀稀拉拉的来开门上班,这时仍不见局长彭大国的到来,经询问,记者方知局长彭大国“开会去了”。

  

  左图:淮滨县林业局副局长吴运洲。右图:三空桥苗圃场场长王培军。

  在该局工作人员的指点下,记者来到副局长吴运洲宽敞气派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一张硕大的老板桌后面的大转椅上,坐着一位满脸通红,怒目圆睁“长官”模样的人,还看到一位坐在老板桌斜对面摇头晃脑面相凶狠的人,正在训斥站在门口内的郑焕桥。

  记者作自我介绍后,向那位“长官”模样的人请求了解郑焕桥反映的情况,那位“长官”很是惊恐,但马上回过神来,连屁股也没有抬一下,就连连呵斥郑焕桥,让他赶快把记者带走。

  走出那个宽大气派的办公室,郑焕桥对记者说:“那个坐在老板桌后面大发脾气的人,就是林业局副局长吴运洲,坐在吴运洲斜对面那位摇头晃脑的人,就是三空桥苗圃场场长王培军。你们记者进他办公室以前,吴局长就唬我说你们是假记者,他对我说,如果我把记者带进他的办公室,他就会叫公安局过来抓人。其实,我知道吴运洲说你们是假记者,是他故意蒙我的。吴运洲和王培军这些违法乱纪的人,都非常仇恨记者,他们是怕记者们把他们干的丑事给报道出去。”

  听吴运洲副局长说话的口气,公安局好像是他家私人开的,人民警察是在他的操控指挥之下,是他的私人队伍。郑焕桥非常气愤地对记者说:“我的50亩小麦被毁,就是吴运洲和王培军等人出于私利,互相勾结,指使歹徒干的!”

  在淮滨采访期间,郑焕桥告诉记者,他是淮滨县林业局苗圃场几十年的老职工,还曾当过三空桥苗圃场的场长。1992年以前,他就按政策承包了淮滨县林业局三空桥苗圃场农林兼作的320亩土地。2017年11月中旬到承包期限时,他按林业局领导的要求,返还了土地100亩,剩余220亩土地仍由他继续承包,此后他又曾按林业局领导的要求返还了一批土地,剩余的仍有他继续承包管理。

  郑焕桥对记者说:“去年秋季种麦时,为了解决我家和其他职工的吃饭问题,我按照林业局副局长和苗圃场场长王培军的要求,在自己继续承包的土地上种了小麦50亩。由于我的精心管理,那50亩小麦长势喜人,我盘算着今年肯定会有一个好收成。正当我看着小麦抽穗、等待丰收的美梦实现时,黑心的吴运洲和王培军为了个人利益,在我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竟让歹徒开着旋转犁,把我的50亩即将成熟的小麦全部犁毁了。我这50亩小麦是吴运洲和王培军让种的,到小麦抽穗时又是他俩指使歹徒给毁掉的,我真没想到这两个小官的心会这么黑!后来我才明白,他们之所以要犁毁我的小麦,是为了把我的地夺走再租给别人,收租金捞钱。”

  对于林业局和苗圃场领导指使歹徒毁他小麦的行为,郑焕桥非常气愤地对记者说:“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各级政府领导要精准扶贫,可吴运洲和王培军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扶贫,并且还对我来了个‘精准劫贫’。这些小官们比土匪、比黑社会还厉害!”

  秘访时,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记者,淮滨林业局有关领导和苗圃场场长王培军的问题太多了,只要能为他保密,他愿把相关线索和证据提供给记者,他并请求记者对他反映的问题深入采访调查,深刻揭露事实真相。

  在淮滨期间,郑焕桥和其亲属们一再向记者表示,他们绝对不会放弃要求毁麦者赔偿全部损失的权利,他们将继续把吴运洲和王培军滥用职权,损公肥私的违法犯罪行为向上级纪检监察部门举报,直至最后得到彻底处理和解决。他们还请求记者对他们反映的毁麦事件关注到底,并大力进行跟踪报道。

  淮滨当局究竟会如何处理这起特大毁苗事件,记者和联动媒体将密切关注,并会跟踪报道到底。

  (请关注跟踪报道二)

  编后语

  淮滨县发生的这起特大毁苗案,不但给种植者郑焕桥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并且还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更严重的是,这起特大毁苗案,是由政府部门官员策划主导,因此,给党和政府的声誉造成的危害也是相当严重的。

  淮滨县三空桥苗圃场那50亩正在抽穗的小麦,不管是谁种的,都是社会财富,都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只要不是因为国家和公益事业急需、非毁不可,就不应该毁掉。故意毁坏那丰收在望的50亩小麦,就是故意毁坏社会财富。

  编者生在农村,深知老百姓种庄稼的不易,能体验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那句唐诗的深刻含义。

  针对淮滨发生的这起特大毁苗事件,编者曾向数位法律界高级人士请教,听由他们评说。他们了解毁麦事件的原委后,均不一而同的认为,粮田中正在抽穗的小麦不论是谁的,只要不是因为国家和公益事业必须,其他任何原因,任何人找任何借口故意毁掉,都是对公私财物的破坏,都是违法犯罪行为。故意毁掉那50亩小麦,已涉嫌《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规定的破坏生产经营罪。无论破坏者是谁,策划支持者是谁,都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

  本篇报道中提到的淮滨县林业局副局长吴运洲,在其办公室呵斥被侵害者郑焕桥,责令他赶快把记者带走,不然就让公安局来抓人的情节,令编者又气又笑。这位“吴大人”真是神通广大,既管林业又管公安,好像公安局是他家开的一样,可以任意指挥,任意调动,他可以指挥公安局想抓谁就抓谁。看来这位“吴大人”来头不小,他敢于策划特大毁苗案,敢于口吐狂言抓记者,并非空穴来风,他肯定有靠山,有保护伞。不然的话,作为政府部门一个普通干部,是不会口吐狂言的。从报道的特大毁苗事件中,我们应该注意到,“吴大人”和“王场长”们的作为与党的十九大精神背道而驰,他们是党和政府声誉的破坏者,他们是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制造者,他们正是人民群众所痛恨的那批人。

  综上所述,淮滨这起特大毁苗事件及折射出的相关问题,值得深思,值得新闻媒体密切关注,跟踪报道。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akbqkno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8-10-28 15:10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