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中华新闻通讯社记者张迎春作品:纺车声声
社会万象  加入时间:2017-03-31 07:08     点击:

                        纺车声声

  琳琅满目的商场里,很少见到那种手织的老粗布,即使有也被冠以“绿色、环保、无毒、保健”的名堂,透出浓浓的脂粉气,成了商家捞取油水的玩偶!我的思绪早已离开这喧嚣的世界,飞回到童年,飞回到母亲身旁,梦醉在“嗡嗡”的纺车声里……

  家里种了几亩薄田,为了全家人的穿戴,便拿出一半来种棉花。从棉芽探头的第一天,我便跟在父母后面整天小心翼翼地摆弄那些充满希冀的小生灵。眼前绿翼浮动、小渠流水、鱼儿欢畅、恬淡田风,绝没有现在的孩子咿呀学语就被塞进幼儿园的辛苦。等到收获棉花的时节,是一家人最为忙碌的时候。家里的地排车、小推车全用上了。秋虫唧唧、寒露初凉、披星戴月,几乎天天如此。

  冬闲时节,木格子窗外月朗星稀。母亲摆好纺车,搓好棉条,专心致志地纺线。她时而舒展、时而俯身、时而急促、时而舒缓,简直是在表演最具家乡特色的古老舞蹈。“嘤嘤嗡嗡”的纺车声便是最醇厚的天籁之音。我伏在土炕上,在飞卷的棉线里思绪飞扬:春天里,母亲抱我看桃花;夏日里,父亲牵我学游泳;秋风中,爷爷用手推车推我卖香烟;冬日里,跟着哥哥学溜冰……纺车声里,我读懂了父亲的执著、母亲的倔强。这声声不息的纺车声里,我体味到了挚爱亲情。

  母亲的纺车早已落满了蛛网,纺车声也已经尘封在我少年的记忆里。我常年在外奔波劳碌,淡漠了生养我的这片土地,淡漠了抚养我长大的亲娘,只留下她孑然一身,陪她的只有那架纺车。我忽然害怕起来,忘记了生养自己的土地、忘记了过去,就会像一支断线的风筝,飞得再高,终究会消失在迷茫的天际。

  岁月的年轮碾压我的身体,生活的重负煎熬着我的灵魂。过去的回忆给了我奋争的力量,不屈的人格。我会忘却贫瘠土地上的伤心与苦痛;记住从她干瘪乳房里吮吸的美好与坚强我感谢家乡的稀疏月影、感谢淳朴民风离得不牢亲情、感激篱门矮墙耕牛炊烟、感激环绕村落的一弯碧水……

  (作者: 张迎春 山东滨州作协会员 中华新闻通讯社记者)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