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师魂
社会万象  加入时间:2017-03-28 16:37     点击:

  每当想起父亲,我的心就隐隐作痛。他为人正直,对人宽厚。在那个泥瓦矮墙的时代,他寒窗苦读渴望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教书先生,可是只到他去世也没有踏上三尺讲台。我深深爱戴父亲,因为他有一颗包容的心;我感到内疚,因为父亲没有得到儿子的一点回报就撒手人寰。当人们把最华美的乐章献给人民教师的时候,我只能用浅拙的文字来慰籍父亲地下那颗永远不安宁的心。

  风中裹挟着成熟的气息,在一片黄与绿交融的世界里飘溢,里面还夹杂着高低参差的忙乱的人影。土坡上,几颗老树虬曲盘旋,演绎着它们世界里的悲欢离合。黄叶的憔悴与青绿叶子的执着舞动在同一个肢体上,在瑟瑟风里,诉说着另一个陌生世界的寂寞。

  站在父亲的坟前,一纸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泪水斑斑。儿子已经实现您多年的夙愿,多想能看到您慈祥的笑脸,多想让您用温暖的手抚摩我的头、拍拍我的肩。可是,陪伴我的只有哀怨的秋风和与您永远相守的冰冷的墓碑。

  父亲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祖父给予他的是一种农民特有的不服输的倔强,凭着这股倔劲,父亲考进当时我们那一带的最高学府——惠民八中。这消息令全家欢欣鼓舞,祖父逢人就说:“我们家出了个识文断字的秀才。”祖父的希望成了父亲追求的理想。于是,父亲暗下决心:一定要做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师。每个星期的第一天,父亲便背起黄米面和着菜叶蒸好的干粮,沿徒骇河堤步行二十余里到校读书,经常是通宵达旦;每个星期的最后一天,父亲就用节省下来的饭票换成白面馍馍,带回家给祖父、祖母和两个年幼的姑姑。

  父亲毕业那年,正赶上祖母病重,望着不堪生活重负的祖父,拉着两个年幼的姑姑,父亲把当老师的梦想深深埋在心底,一横心回家务了农。他有学问,为人厚道,断不了为村里的乡亲写写信,出些点子,还常常替四邻解决那些连清官也难断的家务事,自然而然地成了村里的“先生”。不多久,村里要办学校,需要找个代课教师,父亲总算有了一个圆梦的机会。父亲回家和祖父商量后,满心欢喜地去村支书那报了名。一家人脸上又漾起少有的笑容。过了好几天,仍没有半点消息,父亲忙去找支书打问,却吃了个闭门羹。原来,支书小学毕业的侄子成了代课教师,尽管他还有点口吃。这件事注定了父亲与老师终生无缘。

  在以后的日子里,父亲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一家人的生计上。他走街串巷收过破烂,推独轮车去过天津,还进工厂干了几年装砂工。儿时,我和父亲嬉戏,总爱摸他的肚皮,见上面有许多小疤痕。看着它,父亲总能滔滔不绝地讲起那闷热厂房里烫在身上的许多故事。

  由于父亲人缘好,办事稳妥,村里人推选他干了生产队队长。那几年,正赶上闹蝗灾,一家人守着不多的一点粮食。事也凑巧,支书当代课老师的侄子来找父亲借粮,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全家人没有一个不来气的,可父亲偏偏把不多的玉米借给他三十斤。后来,全家人催父亲去讨要,父亲摆摆手说:“他现在也不好过,就算了吧!”。

  队里要分地了,当时时兴抓阄。把地分成三六九等,全凭天命。王寡妇拉扯个十多岁的孩子,家境贫寒,一伸手却抓到了村东临河的上等地,这可把她乐坏了!他家后的张老歪,一家四个儿子全是壮劳力,偏偏抓着村西的三等地。老歪凑过来皮笑肉不笑地找王寡妇换地,王寡妇连连摆手。老歪恼羞成怒,冲着王寡妇只嚷嚷:原来如何如何帮你,现在却不知回报。几个儿子也在一边助威。形势是一边倒,明摆着是欺负人。旁边的人不敢吱声,父亲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地是自己抓的,咱们可不能昧良心做事,欺侮他们孤儿寡母!”。老歪就是老歪,和几个儿子摞起袖子扑上来……父亲被打的满脸是血。事情闹到公社,父亲据理力争,地还是分给了王寡妇。那个时候,我对父亲油然产生一种崇拜:他身材不很魁梧,但是足以为弱者遮风挡雨!他才是真正的汉子!他脸上的血迹不是失败的耻辱,却恰恰是胜利的旗帜!

  上初中后,父亲的梦想成了我的理想。为了祖父和父亲两代人的梦想,为了那个神圣的却与父亲失之交臂的字眼——老师,我苦熬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当一切将成为现实的时候,父亲却积劳成疾,永远的离我而去!

  父亲走了,带着两代人的遗憾。他一生从未踏上三尺讲台,但他的宽厚、大度、正直在我的心中铸就了一颗永远永远不会泯灭的师魂!它将引领我和我的学生去好好做人!

  (作者:张迎春 山东滨州作协会员 中华新闻通讯社记者)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