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鹤壁惊爆县官摧垮民企案 强定张玉民“非吸”罪有文章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8-12-23 22:02     点击:

                鹤壁惊爆县官摧垮民企案 强定张玉民“非吸”罪有文章

                   (张玉民被强判“非吸”罪的背后系列报道一)

  淇县艾可威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简称“艾可威公司”),于2012年下半年承接了淇县政府主导的朝歌新区“6+3”项目6幢标志性建筑工程。随后公司老总张玉民按照县政府的指示精神,带领公司全体人员,全力投入到县政府的工程项目建设上。

  2014年12月,正当艾可威公司上下轰轰的进行县政府的工程项目建设时,公司老总张玉民及其儿子、儿媳,突然被淇县政府有关领导指使的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下简称:“非吸”罪)和诈骗罪抓捕,张玉民最终被二审鹤壁市中级法院以“非吸”罪判刑8年。

  艾可威公司老总张玉民及家人被抓捕判刑后,引起社会舆论的强烈震动,纷纷谴责淇县政府有关领导居心叵测、迫害张玉民的非法行径,强烈谴责办案机关有关人员渎职枉法坑害企业家张玉民的鄙劣行为。

  艾可威公司老总张玉民等人被司法机关抓捕判刑,有关执法部门枉法搞株连,非法扣押张玉民家属及亲戚的合法资金至今不予退还,引起当事人及社会舆论的强烈不满。

  图:合法款项被扣押者李尧华、赵勤荣和张全英向新闻媒体记者朋友的投诉信。

  这是近期艾可威公司现任副总经理贵凤瑞和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反映的情况。他们向记者透露,张玉民被司法机关强行定为“非吸罪”背后大有文章。他们恳请记者多联系几家新闻媒体到他们当地,围绕张玉民刑案起始至今的相关事项深入采访调查,大力进行报道,彻底揭露事实真相,伸张公平正义。

  贵凤瑞和多位知情人反映的情况及提供的重要线索,引起记者和联动媒体同行们的浓烈兴趣,下决心到事发地一探究竟。

  (一)遭枉法张玉民蒙冤陷大牢 遇人祸艾可威公司被整垮

  11月15日下午,记者在淇县县城找到了满面愁容的艾可威公司现任副总经理贵凤瑞,谈到艾可威公司和张玉民的有关事项时,他对记者说:“以李海章为县长的上一届淇县政府,为发展淇县的经济,保障朝歌新区‘6+3’工程项目顺利开发建设,向承建单位发出了零地价的承诺并出台了【2012】淇政文第35号文件,支持艾可威公司在全县范围内吸收社会闲散资金,用以朝歌新区‘6+3’工程建设。

  图:2012年六月十一日由县长李海章签发的淇县政府淇政文【2012】35号文件。

  “为了表示县政府对朝歌新区开发建设的重视,对艾可威公司建设‘6+3’工程项目的支持,李海章县长还专门委派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锡文,亲自将淇县政府【2012】淇政文第35号文件送到艾可威公司,交给公司总经理张玉民。

  “为加快淇县朝歌新区经济开发建设的步伐,使承建政府‘6+3’工程项目的艾可威公司顺利筹到建设资金,淇县政府领导指示淇县电视台,全天候滚动播放开发朝歌新区的重要意义,鼓励有条件的城乡居民踊跃出借资金,支持艾可威公司开发建设‘6+3’工程项目。

  “在当时淇县政府的支持下,艾可威公司承建的‘6+3’工程项目建设顺利,几幢大楼的建筑都按计划进行,达到了预期目标。

  图:淇县艾可威商务服务公司承建的朝歌新区“6+3”工程项目一侧。

  “正当艾可威公司上下热火朝天的建设县政府‘6+3’工程项目时,当届政府主要领导李海章因换届调离淇县。

  “新届政府主要领导刚上任执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就全盘否定了上届政府的朝歌新区开发计划,使艾可威公司法人代表张玉民厄运临头。

  “因‘6+3’工程项目建设急需资金,张玉民就找新届县政府领导王海涛交涉,请求县政府按艾可威公司与淇县政府签订的‘6+3’工程建筑协议和补充协议的规定执行,将所交的保证金退还给艾可威公司。张玉民的请求遭到了新届县政府领导王海涛的拒绝,后又几经交涉请求均无果,无奈的张玉民只得冒险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欲让上级领导督促淇县政府返还应退的工程施工保证金,以保障‘6+3’工程项目建设的顺利进行。

  “傻呵呵的张玉民向上级反映情况的举动,不但没要回来政府应退的保证金,反倒要回来了大祸,要来了牢狱之灾。

  “张玉民向上级反映情况,请求淇县政府返还保证金的行动,挑动了新届政府主要领导王海涛的神经,于是他就恼羞成怒,即指使淇县公安局成立张玉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专案组,专门清剿艾可威公司,摧残张玉民和其家族。

  “就这样,县长王海涛,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让司法机关非法摧垮了艾可威公司,将正在领导公司全体人员建设政府工程项目的企业家张玉民及其两位家人投入了大牢。

  “张玉民按淇县政府的文件精神及县政府领导的指示向民间借款,筹集资金建设县政府的‘6+3’工程项目,何罪之有?

  “假设按照淇县政府的文件精神和政府领导的指示,向民间借贷资金建设政府工程项目是犯罪的话,那么构成犯罪的只能是淇县上届政府,只能是淇县上届政府主要领导!”

  贵凤瑞还向记者反映,2012年6月11日,淇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锡文,向艾可威公司张玉民送淇县政府【2012】35号文件时,还特别嘱咐张玉民,要按照政府文件精神赶快筹集资金,抓紧时间建设县政府的工程项目,如出现什么问题,由县政府承担。

  贵凤瑞还对记者说:“艾可威公司的原法人代表张玉民,当时是按照淇县政府的文件精神向民间借贷,所借款项都用在了县政府的工程项目上”。贵凤瑞又说,“根据事实和法律法规的规定,张玉民的借贷根本就构不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有关法院硬以‘非吸’给张玉民定罪填狱,是淇县政府有关领导别有用心和法院有关人员枉法舞弊的结果,他们这样对待民企老板张玉民,是典型的渎职行为。”

  为了证明自己向记者反映的问题是客观事实,贵凤瑞向记者出示并让记者拍照了淇县人民政府【2012】35号红头文件原件。

  淇县人民政府的【2012】35号红头文件,证实了当时的淇县政府是鼓励艾可威公司和张玉民吸收民间资金的,用以保障朝歌新区淇县政府的6栋标志性建筑项目顺利开发建设。

  记者看到,淇县政府在其【2012】35号红头文件的最后还特别注明,“如果该公司(指艾可威公司)出现向社会公众吸收存款的情况,由此形成的风险一律由我县(政府)承担。”

  (二)“打非办”非法扣押民款拒不退 仗权势威胁恐吓肆意搞株连

  11月16日上午,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记者在鹤壁和淇县分别见到了张玉民的家属赵勤荣和亲戚张全英、李尧华。

  在赵勤荣的家中,满面沧桑的她谈到借给张玉民艾可威公司的款项时,她对记者说:“我是一位退休教师,我借给张玉民艾可威公司的资金,是我积攒的养老钱,司法机关该退不退有违情理,有违法律法规。假如张玉民借钱承建政府建设项目是犯罪的话,那也是一人犯罪一人顶,不应该无原则的搞株连。”

  图:李尧华拿出他借出款的手续向记者反映他的资金被淇县“打非办”非法扣押拒不退还的情况。

  在淇县二郎庙村,记者找到了在带孙子的李尧华,谈到有关部门扣押他借给艾可威公司的款项被淇县“打非办”扣着不给时,他非常气愤地告诉记者:“按照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规定,张玉民的事情审判结案后,司法和有关部门就应该把我的借出款返还给我。我多次去找淇县政府的‘打非办’(即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办公室),讨要他们扣押我的借出款,他们不但不给,并且还蛮横不讲理,以‘再来要钱就把你抓起来’恶语恐吓我。他们这样做还有没有王法?”这是款项被扣人李尧华向记者反映的情况。

  记者还见到了张全英老太太,谈到有关部门不向她退还借款时,张全英老人很无奈的对记者说:“俺已是80多的老婆子了,俺也不懂啥法律,俺只知道不管是政府,不管是啥人,都得讲道理讲良心,他们扣住俺的钱不给俺,是不讲理,是坏良心,是要遭报应的。”

  图:贵凤瑞在淇县“打非办”大门口指着牌子向记者反映,这个办公室的领导非法扣押案外人的合法款项和车辆,耍赖拒不退还。

  为探明不向出借人退还因办案所扣押资金的事项,11月19日上午10点多,记者一行来到淇县“打非办”,见到了该“打非办”的负责人张智勇。当记者问到张玉民刑案善后向有关债权人退还款项的事项时,张智勇向记者说明,此事不归他们“打非办”管,退还款项和人员名单都在鹤壁中级法院。关于张全英、张尧华和赵勤荣的款项,他让记者一行到鹤壁中级法院去查询。

  下午2点多,记者一行辗转来到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口,与该院相关部门通电话时,一自称“小岳”的女性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知记者,张玉民“非吸”刑案退款名单和资金不在此中院。张玉民的案件,淇县是一审执行法院,有关退还资金事项,她已向淇县法院政治处“小沈”交待过,可到淇县法院政治处去找“小沈”问询。

  当日下午,记者又返回淇县,在淇县法院政治处,一男青年领导“小沈”接待了记者。关于李尧华、张全英和赵勤荣的资金扣押在哪里,他不清楚。“小沈”告诉记者,他将尽快的查问落实,停两天他一定会回复记者所询问的具体情况。

  11月21日,几经拨打,当日下午17点29分,记者终于与淇县法院的“小沈”联通了电话,“小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关于张全英、李尧华和赵勤荣借给张玉民艾可威公司的数笔款项问题,他已向该院的主管副院长作了汇报,该副院长让他转告记者,停一段时间,等他们落实好后再向记者反馈。

  11月23日上午,记者又一次拨通了淇县法院政治处的办公室电话,“小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淇县艾可威公司张玉民“非吸”刑案的有关款项,是由淇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队长董绍胜负责处理的,相关事项可向董绍胜询问。

  得到淇县法院“小沈”的如上反馈,记者顿悟:11月19日上午,在淇县“打非办”与其领导张智勇见面未谈几句话就离开,记者一行是被张智勇主任略使小计忽悠骗走的。

  在张智勇主任的忽悠下,11月19日上午,记者一行离开淇县“打非办”,辗转来到鹤壁市中级法院,又从鹤壁市中级法院返回到淇县,再去给淇县法院添麻烦。如此这样来回折腾记者一行,记者真不知道淇县“打非办”张智勇主任到底要回避和隐瞒什么!如此经历,记者不禁感叹:淇县“打非办”领导张智勇一句谎话,就可很轻松的把号称无冕之王、堂堂的新闻记者糊弄住,更何况平时对待那些草民老百姓啊……!

  关于张全英、李尧华和赵勤荣被扣押的借出款应该不应该退返,此款项到底扣押在哪里,淇县“打非办”的负责人张智勇自然心知肚明。他们如此演戏,令记者既可叹又无奈。

  记者从知情人那里了解到,淇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队长董绍胜,因利用职务之便,在执法办案中徇私枉法、违法乱纪、敲诈勒索,肆意非法扣押、侵占和挪用案外款物车辆等事项,已被多人检举揭发。董绍胜所干的诸多非法事项,已被多家新闻媒体关注。

  (三)官商勾结侵吞艾可威超巨产 县长王海涛涉嫌滥权被指控

  记者从淇县多位知情人那里了解到,县长王海涛指使司法机关把艾可威公司法人代表张玉民及其儿子儿媳整进监狱后,对艾可威公司的清剿并没有就此罢休,又盯上了艾可威公司的固定财产,对朝歌新区的“6+3”标志性建筑打起了孬主意。

  左图:淇县政府县长王海涛。右图:“买”到艾可威公司在建的“6+3”工程建筑后,广厦国际老板苏天明做的售房广告。

  “在淇县政府县长王海涛的暗中操纵下,有关人员把艾可威公司的‘6+3’标志性工程建筑非法进行二次拍卖”,贵凤瑞向记者反映说,“他们将艾可威公司价值3个多亿的‘6+3’标志性工程建筑以1亿5千万的总价进行拍卖。拍卖流产后,有关人员按照县长王海涛的策划,以超低价‘拍卖’给县长王海涛的同学、鹤壁广厦国际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苏天明。这样的拍卖,苏天明这样的买主,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商界人士和官场上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是不便说出而已。”

  “我将此情况向中央巡视组实名举报反映后,县长王海涛让这个县的常务副县长王国伟与我面谈,他们狡猾地耍赖不承认有这回事。”贵凤瑞接着说,“县长王海涛做贼心虚,不敢承认在他的操纵下将我公司的‘6+3’工程建筑以超低价卖给了其同学苏天明。但是,不敢承认不等于没有那个事实。在我艾可威公司工程南墙上,后来苏天明广夏国际发布的非常明显的广告内容,清清楚楚的证明了县长王海涛操纵有关人员,将艾可威公司的‘6+3’标志性工程建筑,以超低价拱手‘卖’给了他的同学苏天明。”

  “苏天明这哪里是买啊!完全是他倚仗其同学县长王海涛的权势,对艾可威公司的财产进行侵吞和掠夺,完全是霸占!”贵凤瑞非常气愤地说,“对在县长王海涛的操纵下发生的这个十分恶劣事项,我曾向中央巡视组和上级纪检监察委领导反映过,结果都被王海涛及其保护伞采用鄙劣手段给摆平了。县长王海涛和大老板苏天明们因此事对我恨之入骨,曾放出口风,一定要让司法机关对我进行抓捕并判刑。”

  对于上述等相关事项,贵凤瑞拿出一份淇县“打非办”向他专发的《关于中央第一巡视组交办贵凤瑞反映问题的答复》文件,让记者细看。

  图:淇县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针对贵凤瑞向中央第一巡视组所反映问题的答复文件。

  记者对《关于中央第一巡视组交办贵凤瑞反映问题的答复》仔细查阅后,弄得一头雾水。据了解,淇县“打非办”(即:淇县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是个没有编制的临时性办事机构,连个科这样的行政级别都不是。

  针对淇县“打非办”,贵凤瑞愤愤地对记者说:“淇县‘打非办’这样低级、四不像的临时性办事机构,竟能处理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和反映的重大问题,并且还下文向我答复本不应该由其“打非办”处理和答复的重大问题,这太反常了!这个‘打非办’到底是干什么的?其中的疑点太多了。说白了,这个‘打非办’实际上是淇县政府官员和执法单位有关领导的‘金矿’和小金库!淇县‘打非办’账里账外所涉钱物敢对外公开吗?敢让上级纪检、监察机关细查深究吗?这个‘打非办’幕前幕后的违法事项敢让新闻媒体报道出去吗?”

  关于淇县“打非办”向他下文件答复重大问题的事项,贵凤瑞对记者说:“我虽无能两眼昏花,但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淇县‘打非办’如此文件的产生大有讲究,这个文件的背后大有文章!”

  (四)政府搭台艾可威唱戏错在哪 强定张玉民“非吸”背后猫腻多

  针对艾可威公司承建淇县政府“6+3”标志性工程和该公司因工程所需向社会募资的事项,记者初步了解到:1.艾可威公司向社会募资工作,是在淇县政府成立的“6+3”项目领导组和淇县政府专门成立的“6+3”标志性建筑领导小组(组长是淇县政法委书记张相超)的直接领导、常态监管下进行的;2.淇县政府组建的“6+3”项目领导组,组长是主管县长吕有信。吕有信及县政府有关领导经常指导艾可威公司的“6+3”项目工作,要求并强调艾可威公司,“为确保县六幢标志性建筑项目保质、保量按计划进度施工,公司负责人胆子要大,步子要快,特别在融资工作中,无论哪路资金,如外引内联、银行贷款、向社会募资等等,只要用于政府的项目工程中,县政府都坚决同意,大力支持,热烈欢迎。”为了表示政府对“6+3”项目建设的决心和对艾可威公司工作支持的态度,淇县政府还专门向艾可威公司下达了淇政文(2012)35号文件。艾可威公司张玉民正是按照淇县政府“6+3”项目领导组的要求和此文件精神,向社会募资并把所募资金全部用到了淇县政府的标志性建筑“6+3”工程项目上;3.在淇县政府组织的“6+3”项目开工典礼上,站在主席台上的有鹤壁市人大副主席布振东、中共淇县县委书记李民生等领导。参加典礼仪式的有淇县县委、县政府各部门各局委领导等。当时,开工典礼举行的非常隆重,影响力非常大。

  在淇县暗访时,有多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县政府的老县长调走后,来了一位叫王海涛的新县长。新县长王海涛到任后,为了自己的政绩,不问青红皂白就全盘否定了政府老县长的工作计划,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由于新县长王海涛不切实际的胡乱来,似乎不听话的艾可威公司张玉民首当其冲,成了新县长王海涛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他就窥机找茬,要除掉张玉民。

  艾可威公司张玉民是在县政府老班子搭的台子上“唱戏”的,淇县政府老班子把张玉民送上台,现在县政府的新班子突然把正在给政府“唱戏”的张玉民踢下去,并且还以什么“非吸”罪把张玉民抓起来,这些都是在新县长王海涛的操纵下执行的,这里面大有问题,大有猫腻。

  在采访期间,鹤壁市和淇县的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他们掌握有当地有关党政领导和有关司法官员违法乱纪、徇私枉法的多项事实证据及线索。贵凤瑞等人向记者表示,只要记者能为他们保密,能够对他们反映的事项深入采访调查并报道出去,他们愿把所掌握的当地贪官污吏违法乱纪的事实证据和线索交给记者,乐意协助记者明察暗访,为记者们的采访调查活动提供方便。

  近日,记者在鹤壁地区继续采访时,贵凤瑞和多位知情者特别请求,让记者再为他们多联系几家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到鹤壁、淇县,对县长王海涛等违法乱纪者的所作所为,作专题采访报道,让县长王海涛等人对艾可威公司张玉民事项的违法处理、王海涛与其同学鹤壁广厦国际老板苏天明之间发生的相关事实真相大白天下。

  贵凤瑞和多位知情人士还非常郑重的向记者请求,对他们反映的事项一定要关注到底,对他们反映的问题要明察暗访并进行连续性深度报道,彻底揭露给企业家张玉民定罪填狱的事实真相。

  他们还请求,通过本通讯社记者向全国各新闻媒体强烈呼吁,要尽全力为张玉民等民营企业家们伸张正义,维护企业家干事业的良好社会环境,保护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有效地促进社会进步和维护社会稳定。

  (本网记者:刘雪峰 马秋岩)

  (请关注本系列报道 二)

  编后语:

  编罢这篇报道后,编者仍然在倒吸凉气,淇县政府现在的县官:厉害呀!

  县,是我国历代行政区域中经历时间最久,稳定性最强的一个行政层次。古往今来,特别是现在,国家机器在县这个行政层次上设置最全,除了军队和外交外样样俱全。因此,与其他行政层次上的官员相比,县官的权利最大最广泛,除了外交和军队以外,县官什么都可以插手,什么都可以管。

  一个县县官的权利如果失控泛滥,这个县就会成为一个事实上的独立王国,县官就会成为这个独立王国的“土皇帝”。

  一心干事业的民营企业家张玉民,就是被淇县无法无天的“土皇帝”“依法”坑进大牢的。

  在我国,由于政府换届和其他诸多原因,后任官员很容易就可把前任官员贬低,把前任的行政方法全盘否定,为创自己的政绩再另行一套。淇县政府老县长李海章主导的朝歌新区“6+3”工程项目,就是被后任县长全盘否定的,而夹在中间的艾可威公司张玉民,则是政府换届的牺牲品,他和儿子及儿媳就是这样非常倒霉的被新届政府县官滥权,以“非吸”罪名打入大牢的。

  艾可威公司张玉民,按照上届县政府文件精神和老县官的指示,借贷民间闲散资金,全力建设县政府的“6+3”工程项目,真的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了吗?答案完全是否定的。

  编者不才,懂的法律知识不多,但对什么是“非吸”罪和“非吸”罪的构成要件略知一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对什么是“非吸”罪,对“非吸”罪的构成必须同时具备的四个要件说的非常清楚。以最高人民法院对“非吸”罪构成的上述解释的释义,对照艾可威公司张玉民为经营所需的借贷行为,张玉民根本就构不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况且张玉民的民间借贷县政府是支持和鼓励的,所筹措的资金都用在了政府工程的项目上。因此,张玉民筹措民间闲散资金,用于本公司建设政府工程的项目上,没有过错,更谈不上什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退一步讲,假设张玉民奉县政府文件精神,在老县官的支持下向民间借贷资金,建设县政府的工程项目是“非吸”犯罪的话,那么县政府是“非吸”犯罪的策划和组织领导者,县政府主要领导人应是主犯,应负主要刑事责任,应该首先被抓被判刑。可现如今的实际情况是,作为“非吸”犯罪策划和组织领导者的上届政府县官,所犯的“非吸”罪事项,淇县政府的现届县官和司法机关对他们却只字未提,却把一个老实巴交、埋头干事业的民企老板张玉民以“非吸”罪名弄进了大牢!请问:淇县政府的县官和办理张玉民刑案的公检法机关的大员们,你们不是天天在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你们不是天天在讲“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吗”?请问淇县现当局领导,请问把张玉民“办”进大牢的办案机关的大员们,你们以“非吸”把张玉民治罪,张玉民犯“非吸”罪有何事实?你们把张玉民判进大牢的“法律准绳”在哪里?

  再请问淇县政府现当局县官和把张玉民办进大牢的公检法三机关的大员们,你们对淇县上届政府的【2012】淇政文第35号文件与张玉民所谓“非吸”罪之间的关系该作何解释?难道你们对淇县上届政府出台的【2012】淇政文第35号文件仍要极力回避,仍要视而不见吗?

  艾可威公司张玉民奉县政府的文件精神和老县官的指示,向民间筹措资金建设县政府的工程项目,既然无过无罪,那么有关公检法办案人员是如何“依法”把一个好端端的民企艾可威公司整垮,如何“依法”把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张玉民投进大牢里呢?

  编者非常明白,握有草民生杀大权的淇县现当局的县官,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利用自己的权利“合法”的整垮一个民企,把一个招惹自己的民企老板扔进大牢,尽管被扔进大牢者无过无罪,那也是易如反掌。从本社记者在鹤壁发回的报道中,编者清楚的看出,张玉民就是在无过无罪的情况下,被强行套上“非吸”的罪名,而由司法机关“依法”扔进大牢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形势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前不久习总书记亲自出席召开的主题为为民营企业松绑,让企业家吃定心丸的中央重要会议,让全国的民营企业和企业老板们喜笑颜开,放下了包袱,重新创业经营,不再担心有关方面将经济事项错定为刑事案件而被抓坐牢了。

  编者相信,在习总书记亲自参加并做重要讲话的为民企松绑、给民营企业家吃定心丸的中央会议精神的影响下,艾可威公司原法人代表张玉民的刑案将有望重审改判,张玉民将获自由重返艾可威公司,为补充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为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积极贡献自己的有生力量。

  图:贵凤瑞的郑重声明。

  相关法律法规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4款规定: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能够及时清退所吸收资金,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情节显著轻微的,不作为犯罪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徇私枉法罪】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8-12-30 08:12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