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中国“代孕”先驱:专访不孕不育者的福星——王洪伟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8-04-03 18:39     点击:

                  中国“代孕”先驱:专访不孕不育者的福星——王洪伟

  本网讯(记者张刘鹏 任粉有 报道)“代孕”在中国是一个“谈虎变色”的行业,这个行业涉及到了法律、伦理、道德、经济、遗传、技术、社会等多个层面,因为在中国没有得到法律的肯定,所以人们称“代孕”的行业是“灰色地带”,很多人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她。但是,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人们的观念在更新,过去不孕不育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享受做父母的乐趣、传宗接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放在今天可以说是唾手可得。“天赋人权”!每个人都有权力享受生命美好的过程,政府、学者、行业在指责这个“不太光荣的”行业,不孕不育者说:我,为什么不可以!立场不同直接导致了结论的谬之千里。

  记者关注“代孕”立法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在国家未立法严格限制之前,负面报道总是频频见于报端,但是“代孕”行业的“内幕”到底是什么?为探寻事实、了解真相,记者近日决定“深入虎穴”。

  记者通过网络查询拨通了多家“代孕”机构的电话,记者表达采访的意思后,几乎都直接挂断了记者的电话,唯有代孕的业内人士王洪伟得知记者采访的信息后却主动和记者联系,表示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愿意把“黑幕”告诉记者。

  他,为什么敢于直面媒体?

  他,为什么敢于向记者讲述行业内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为什么敢称自己是中国“代孕”先驱?

  他,内心到底承载着怎样的社会责任、家庭使命和个人追求?

  附图一:代孕先驱王洪伟

  记者:你为什么敢于直面媒体?不怕我们做你的负面吗?

  王洪伟:“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们做的这个事业是一个良心事业,让一个不能生育的家庭或者个人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我们怎么错了!我们不会躲避,也不想隐藏,我们不欺不诈,我们诚实信用,所以我不担心媒体做我们的负面;相反,如果我们做的是损人利己的事情,即便媒体不报道,我们也会自食其果!习主席不是还讲过吗?“谁的福报越多,谁的能量越大,与智者为伍,与善良者同行”。

  记者: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代孕”的定义吗?

  王洪伟:代孕,是指能孕女性同意将他人的胚胎植入自己的子宫,由自己代替他人孕育、分娩新生儿的行为,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代孕的方式主要分为四种,一是精子、卵子来自夫妻双方借用代理孕母的子宫;二是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第三方捐卵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由她人代孕。三是精子,卵子均由第三方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方式,她人代孕。四是精子由第三方志愿者提供,卵子由妻子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她人代孕。

  记者:在我国法律对“代孕”行业的规定你是否知悉?

  王洪伟:早在10多年前,前卫生部先后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均都规定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虽然卫生部禁止代孕,但其约束对象是医院和医生,对于个人我们国家民法、刑法上均没有禁止。在印度、俄罗斯,包括我们的周边好多国家代孕是合法的,技术也相当成熟,我们多数选择在周边国家,如果经济条件好的话,我们也去过美国,到美国之后往往也涉及美国国籍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附图二:2018年新年诞生的“狗宝宝”

  我也一直在关注国家对这方面的立法,实话说,没有法律的规范确实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代妈产下孩子后,到底从法律上谁才是合法意义的母亲呢?DNA鉴定确实和带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些法律的规定确实是不明确的。但是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不孕不育的比例在10%左右,并且因为各种原因在逐年递增,客观的需求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一方面,不孕不育者不能通过合法的手段拥有自己的孩子,一方面非常渴望拥有自己的孩子,毫不夸张的说,据我了解的一些情况,收买儿童的大部分是不孕不育的家庭;一些家庭的破裂也与不孕不育有很大的关系,国家严令禁止代孕,这些问题怎么办。

  2013年央广网北京9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过关于代孕的新闻,我当时就注意了,国家对于代孕不是一刀切的,当时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在回答记者的采访中明确提到:目前“代孕”制度缺乏 “代孕”最终会放开;国务院参事、原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力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也表示:应该在实践过程中,加快对制度进行研究、进行探索,而且不断的完善,最后要立法,要法律来进行真正制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终有可能来实施代孕的政策,可是就目前来讲,因为我们各方面刚刚开始,很多问题还没能够建立起这些制度,所以现在如果放开的话会存在很大的问题。在全球,“代孕”早就成为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有些国家明令禁止,有些国家则大开“绿灯”。据专家介绍,世界上有75%的国家没有立法规范代孕,法国、瑞士严禁一切形式代孕,而在英国、澳大利亚商业代孕是合法的。

  所以,我认为,“代孕”在中国放开是可能的,尤其是计划生育法放开“二孩”政策后 ,国家计划生育方面的法律不是随便改动的,我们普通公民也应该有自己的“嗅觉”。

  记者:你们目前都接受什么样的人要求提供代孕?

  王洪伟: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需要提供结婚证、身份证、不能生育的医学证明等,我们不接受同性恋、单身者的请求。

  记者:如果需要用代孕者的卵子,会发生性关系吗?

  王洪伟:法律是底线,我们也不允许出卖道德,发生性关系的代孕我们是严令禁止的。

  记者:如果产妇生下孩子舍不得了怎么办?发生意外怎么办?

  王洪伟:目前我们已经成功代孕了1000多例,没有出现过一期纠纷,代妈我们在选择之前除了对身体生理基本条件的检查外,我们对代妈的人品一般也做一个基本的考证,实话说在实践中,很多的代妈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的,当然也有协议约束,本身经济条件就不好,又有协议约束,从来没有出现过代妈产下孩子后舍不得给的情况。当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争议和纠纷,我们都是抱着吃亏精神的,让争议的两头得到绝对意义上的最大利益。

  记者:你们的经济实力从哪里来?

  王洪伟:我从2005年一直在国外做代孕的行业,属于起步比较早,到国内做其实是公益的。

  记者:公益的?不收费吗?

  王洪伟:收费,我们收的是自愿者基本的生活费以及补偿的费用,都是双方自愿的,诚然,我们确实有中间的费用,但是网络的维护、推广、团队的基本生存需要不菲的费用。

  没有任何的的法律规定公益的就是绝对不能收费的,就是红十字会也会有基本的运营成本啊,关键是收费的目的,是公益推广还是利益的最大化,我们每年都有计划的实施爱心工程。

  记者:你是学医学的还是法律的?什么学历?

  王洪伟:术业有专攻,我没有很高的学历,我是高中毕业,因为偶然的机会至亲的人因为不孕不育婚姻解体,对我震动很打,也因为偶然的机会我出国,知道了一些国家“代孕”是合法的,也研究了我们国家的法律和实际国情现实,我读了大量的关于此方面的法律书籍,也潜心于关于生育方面的知识。

  记者:这么高调的接受采访,不担心被有关部门调查吗?

  王洪伟:还是那句话,靠良心做事,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一无所有,如果一个人因为金钱而愁苦,必将一事无成,实话说,我幸福我从事的行业,目前我们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十多家省份和地区有我们的分支机构,为千万个家庭带来福音,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包括财富,当看到新的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当看到受尽苦痛的人成为父母,当我看到别人感谢的眼神,我无怨无悔,一定靠善良和努力不负此生!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