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黑龙江绥化,两姐妹因上访维权被判“实刑”原自何因?!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9-02-01 21:52     点击:

  黑龙江绥化,两姐妹因上访维权被判“实刑”原自何因?!

  ——绥棱县和北林区两级一审法院被指枉法裁判带给人们怎样的沉重?!

  实名投诉人:张彦军

  《投诉核心》: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国营林场职工、张彦平和张艳敏,系亲生姐妹,两姐妹的亲生父亲是原38军军长李天佑,347团团长梁之初(外号梁大牙)的贴身警卫员。两姐妹的父亲张洪同志是解放前(1946年)参加革命工作的而且是战斗英雄,姐姐张彦平是举报绥化市北林区林业局和北林区国有林场暗箱操作非法贪污职工退耕还林款的补偿金问题,开始,当地的检察机关已经介入查案,以查出贪污仅一年就数百万元,那么北林区林场作弊冒领职工退耕还林款长达十年之久,这是多么严重的塌方式腐败行为,但谁也没有料到,问题刚刚揭开冰山一角,负责该事件调查的检察官突然停止调查被调走,此贪腐大案再无下文……

  妹妹张艳敏,是为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张洪老人讨要合理的工资待遇、可是当地多个部门迟迟以各种理由,就是不给解决,对于解放前参加革命的战斗英雄,麻木不仁、导致久拖不办的结果产生。处于万般无奈、妹妹张艳敏才不得已踏上了辛苦的维权上访之路,但却被绥化市北林区信访和政法部门,以各种手段阻挠打击进行加害,令人悲愤至极!

  投诉第一部分:姐姐张彦平,举报贪腐遭陷害,判刑三年,式问法理何在?!

  张彦平是绥化市北林区国有林场退休职工,今年61岁,在没有退休之前,她在林场领导同意的前提下,对采伐后的荒地进行开荒经营,总计开荒23.7垧地,耕种时间长达十四年之久,每年都有承包费上交收据,2004年国家号召退耕还林,根据《退耕还林条例》第三十六条,国有林场尚未承包到户和休耕的坡耕地退耕地以及纳入退耕还林规划的宜林荒山荒地造林,只享受种苗补助。张彦平开荒耕种14年的土地是国有林场的符合享受《退耕还林条例》的相关规定。其性质属于承包到户,不在上诉规定之内。张彦平耕种的23.7垧地是完全符合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应该享受退耕还林政策的,更何况张彦平已经按规定退耕还林了。

  可是,北林区林场贪腐领导,暗中抱团组成利益集团,开始欺骗林场弱势职工,把他们的个人身份证要去,将职工的退耕还林地用三个职工的名字冒领183垧地的补贴413万多元。目的就是为了贪占林场职工退耕还林的国家补偿资金,而张彦平的林地是较多的,涉及到补偿金额按政策标准计算,约人民币39万元之多。在事实上,北林区国有林场有400多垧地(6000多亩)退耕还林,后来被张彦平举报后,北林区纪委查出183垧地是退耕还林,而其余的地不知去向了。在1999年,林业局给职工的答复意见上,纯好耕地就是350垧,这些地2004年以后全部退耕还林,林场内有财务人员透露,400多垧地(6000多亩)退耕还林被三个人平分了(当年的林业局局长杨清福、绥化市林业局主管领导,还有厂长杨国庆),183垧地只是其中的三分之一,而这三分之一,还是通过张彦平与其他受害职工上访,才落回到国有林场的账面上的。

  因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和北林区林场的巨大贪污问题的存在,张彦平义无反顾的对北林区林场的贪腐领导干部杨国庆(原新生国有林场场长)进行实名举报,但是却遭到了北林区原信访局长洪秀义打压,陷害,同时也遭受到张雅忠(原绥化市信访局主管副局长,现任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的打压,张雅忠是背后的保护伞,他和原北林区林业局主管一把手杨清福是直接亲属关系(连襟),退耕还林款被冒领与杨清福有直接关系,(纪委也给予他下达了警告处分,但只是走形式)

  张彦平举报贪腐干部杨国庆的严重问题如下:

  1 贪污封山育林资金149000元北林区检察院已查实证据,但是不给结论。

  2 贪污职工工资10多万元,用职工名字冒领,(北林区检察院已取证)。

  3 用24万元买车,送给北林区林业局局长使用,收据不入账(北林区检察院已经查证)。

  4 贪污卖地款,土地出卖后不入账,40多垧地,土地数额巨大(检察院以调查)。

  5 利用职权截留,贪污职工退耕还林补助资金和粮食(183垧地,4137155元,北林区纪委已查实)。

  6 国有林场好耕地400多垧(6000多亩)全部已经退耕还林,经职工和张彦平多次维权举报,才将183垧土地落到林场的账面上,剩余200多垧土地去了哪里?涉及的巨额补偿资金去向何处?

  7 贪污修建广场费用100万元的资金投放,只修建一个厕所,剩余的钱款全部贪占。

  8 变卖国有资产不入账 (砂石、林地、山头、农用车辆)

  9 骗取国家资金修建隔林带,只修一小段,剩余报假账。

  10 一边享受退耕还林补助资金,一边毁林耕种。

  11 克扣职工工资,私下串通北林区林业局人事组,和北林区劳动保障局篡改职工档案,高级全部按初级工兑现工资。

  面对张彦平的真实举报,北林区检察院查出了一年的贪污、侵占数额是数百万元,不知是哪种情况又突然停止了调查,审计部门又以查账为借口,将账薄从检察院要走,不到一个月报案公安局派出所,说仓库被盗,账目丢失!!至此公安局不破案,检察院停止调查,不出结论,纪委不监督,最终只是按审计部门做的假证,给贪污首要份子杨国庆一个警告了事,这不难使人看出,贪污官员和他的身后“保护伞”以及黑色”链条关系,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出真相而被绳之以法,动用了所有不可告人的手段。以“账目”丢失这种令人无法相信的办法,封死了举报人的维权之路…… 当地信访部门,公安机关,纪委,都不查处北林区林场的贪污事件,处于无法选择,张彦平带着多病的身体,开始了心酸的上访求助,但没有想到,对她更大的打压陷害也随之而来。

  北林区林场的贪污分子,和他们背后的“利益”团伙,在得知了张彦平的上京维权之后,怕惊动中央部门,导致案发被捕,所以他们暗中四处活动,利用手中“赃款”收买背后的保护伞,再次为他们提供暗中的保护,并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张彦平致于死地……

  一开始北林区信访局勾结当地公安机关,将没有非法访的张彦平拘留两次,把张彦平的身份证暗中“拉黑设限”接着又和当地几个部门暗箱操作,违规造假,组织虚假材料,欺骗上级领导,把张彦平的信访事件,在“中联办”给做了“三级终结”而且是违反规定,不告知投诉人张彦平,由于张彦平不知道身份证被“设限”更不知道自己上访的事被地方政府作假卷宗制造成了“三级终结”,所以张彦平到北京合法信访才知道案件被终结,万般无奈到府右街中南海邮局邮寄信件,才被北京警方训诫,北林区信访和公安部门,也正是利用这个“人为”设置的障碍,并以三级终结为借口,对张彦平无数次打压拘留,直到2017年北林区林场贪污分子在“保护伞”的多方勾结窜通后,把一个老实巴交的林场退休职工,关进“冤狱”……

  绥棱县法院,是以寻衅滋事罪,给张彦平订的莫须有的罪名,而且证人,证言,依据刑诉法的原则认定法院采信的证据是片面采信,是对张彦平的刻意打击镇压,张彦平代理律师都认为,给张彦平判了三年的“寻衅滋事”刑期,太重了,很少见!!那么张彦平被“蒙冤”的背后受益者又都是什么人呢?很显然就是北林区林场贪污分子和背后的保护伞,张彦平蒙冤,贪污分子暗中庆幸。

  在审理张彦平案件的绥棱县法院法官,面对公诉人移交过来的卷宗,明显证据不充实,不可采信,但是就不做退案处理,反而高调的威胁张彦平说:你认罪我们就从轻判你,不认罪我们就重判你,漠视法律审判原则,公平审案成为一纸空文……

  张彦平上访举报贪污,维护个人合法权益,是宪法赋予她的,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权利,这是无法争辩的法定事实,所以,张彦平被绥棱县法院判定“寻衅滋事罪”投诉人有如下问题进行求证:

  1 我国刑诉法权威解释:“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是行为人本身主观刻意无事生非,并且造成了严重后果的发生,才可以定性为“寻衅滋事罪”请问绥棱县法院,退休职工张彦平无事生非了吗?!

  2 张彦平主观上就是上访到国家上级机关,举报贪腐,是地方不作为,而出于无奈不得不走上访这条路,反腐人人有责,请问绥棱县法院,张彦平哪里有危害他人的后果发生?

  3 张彦平的身份证,被当公安机关暗中设限,她有什么办法提前知道?

  4 张彦平投诉的事件,是被当地政府相关部分作假上报,在张彦平不知任何内情的情况下,被“三级终结”,特别是当地信访单位,没有信息公开,没有按照有关原则规定,告诉张彦平本人,这样才导致合法上访,被认为是非法上访,当地政府信访机构的人为过错,为何强加到张彦平身上,这也充分证明,张彦平本人主观刻意没有故意行为,是正常上访被当地信访与被控告的涉事单位北林区林业局林场,暗中勾结设限,又做假的手续欺骗上级有关部门,“制造三级终结”,并且不告知举报人张彦平,请问绥棱县法院,张彦平上访投诉被以寻衅滋事定罪,她的主观上刻意“寻衅”体现在哪里?!

  5关于张彦平在北京上访被警方训诫,北京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经查,2014年7月2日、2014年12月10日、2015年2月3日、2015年6月12日、2015年6月27日、2017年3月4日在这几次来北京上访,只是被北京府右街派出所训诫,后送至北京市接济服务区中心,均没有与北林区当地公安移交,(证据确凿)这在事实上,足以证明张彦平来北京上访,没有危害社会后果,没有主观上扰乱公共秩序,北京警方在处理时认定情况轻微,故没有向北林区公安部门移交,是以口头训诫为终止,只是北林区公安部门,每次都对张彦平刻意打击,不停的拘留,目的就是,保护北林区林场内的贪污团伙,在保护伞的勾结包庇下,逃脱法律制裁,而这样的所谓证据,绥棱县法院法官怎么可以采信支持呢,这完全是与新的刑诉法疑罪从无的原则是背道而驰的……

  6 在对张彦平的判决陈述书中,认定张彦平在上访过程中,有“强拿硬要”的行为,这是法院主审法官的无理认定!“强拿硬要”这四个字,投诉人通过法学专家咨询得出结论,“强拿”是指不给也要夺到手,“硬要”指的是不给也要抢过来,其引深的意思就是“武力抢夺”但是张彦平作为一个六十岁的退休女职工,她有多大的本事和政府发生“强拿硬要”的这个行为呢?真是强加之罪何患无辞!!事实上“接访人员”不让上诉人到旅店取回自己的东西是直接损失,不是上访人自己要的,是信访部门主动承担了上访人张彦平的损失,无可厚非理应赔偿,国家财政部门,亲民爱民,对于长期信访问题积化难解,生活困难的,都会下拨一定数额的救助资金,那么北林区政府做好当地维稳信访工作,从人性化角度投入工作,即便是为张彦平投入了一点救助,是代表了政府工作为民众施以温暖的良性,怎么可以被法院武断认为是强拿硬要呢?

  7张彦平姐妹根本就没有去省政府门前上访过,是被举报单位暗中操作,买通了造假证人做了“伪证”保卫处的证言是无效的证据。法院为何不调出省政府门口儿的录像进行证实,这完全不符合证据真实性,客观性。不能验证,就是假证言,可是法院为何采信?!

  8 绥棱县法院在庭审后判定,采信北林区林场的证人证言,严重违反证据采纳的法定原则。是对张彦平的刻意加害。因为张彦平上访的目的,就是举报北林区林场,本单位的贪污,侵占,截留职工退耕还林补偿款的问题。北林区林场的领导是被举报对象,他们和张彦平本身就存在巨大的利害关系。更何况有的证人,就是进京截访人员,采信他们提供的证言是法院在主观上对法律的亵渎,这是绥棱县法院无法逃脱的责任。

  下面是北林区林场所谓的证人职务:

  吕宏伟:北林区国营林场场长。

  姜宏波:北林区林业局纪检书记

  孙永贵:北林区林业局副局长(实际就是一名副场长)

  于长军:北林区信访局工作人员

  吴大勇:北林区信访局工作人员

  王一汉:北林区信访局工作人员

  以上证人证言全部是被张彦平举报贪腐问题的涉事单位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的,他们就是想把张彦平举报的北林区林场的巨贪事件的“盖子”封死,张彦平一个弱势女职工,却要把盖子掀开,证人和她之间是存在无法逾越的利害冲突,而他们的证言对张彦平而言,完全是颠倒了事件的真相。除了伤害张彦平,没有任何可信之处,但是。绥棱县法院法官还是采信确认了他们所谓的证言。这才是“蒙冤人”张彦平的悲哀。从法理上来讲也是法律被执法者刻意驾驶产生冤案的“悲哀”。

  9 张彦平上访目的是举报林场贪污和维护个人合法权益与经济损失。和她妹妹张艳敏为父亲讨要工资待遇没有任何牵扯。张彦平的父亲在得知两个女儿同时被抓,家中“残疾”小孩无人照顾。一时气愤,气血攻心,并导致鼻血流淌不止,最后身亡(更何况张彦平此次拘留经复议后已经撤销)。在事过一年后才依据北林区人力资源劳动保障局给出的张洪工资明细表给了老人应当依法、依规、补偿了老人(战斗英雄)工作差额,一共才41399元,而此事,与“蒙冤人”张彦平没有牵扯。绥棱县法院片面采信北林区林业局相关人员的证明就充分暴露了,审判机关枉法裁决,加害张彦平的真实嘴脸,也是对于刑诉法的亵渎。

  投诉第二部分:

  妹妹张艳敏为年迈的父亲讨回合理的工资待遇。被法院拘押,法理何在?

  张艳敏,女,51岁。(是举报北林区林场贪腐事件的投诉人,张彦平的亲妹妹)。2010年张艳敏发现父亲的工资存在错误,于是在与当地主管单位多次沟通,没有得到解决的前提下,在2010年12月不得已才走上了信访的程序,在2011年5月,北林区信访局在没有初级答复意见、没有复查申请的情况下,出具复查意见,张艳敏在有效时间内提出复核申请,无人受理,就将信访事件违规报备“三级终结”,并且不告知当事人,刻意对张艳敏上访强行阻挠加害。

  张艳敏的父亲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战斗英雄,是38军“梁之初”部下,是团长的贴身警卫员。四九年,解放天津战斗中光荣负伤。后住院治疗。五零年回当地时,受到县长亲自到车站接见的待遇。后安置工作,59年调到北林区国有林场参加建场直至退休。

  经过张艳敏的不断向上级反映,2013年9月。绥化市北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局又一次给出了张洪老人的工资明细表,再加上张艳敏的父亲生前的工资条儿(拆)。与此表对比。北林区林业局才不得不承认,张洪老人的工资存在错误,于2013年11月13日补发了自1997年至2012年的增长工资,这部分工资,是按照初级工兑现的工资,张艳敏的父亲在1980年退休时是五级营林工,1986年,根据国家政策,又调高一级为六级营林工。张洪老人参军时间长于间断时间,而且间断时间没有超过三年,依据83年三号文件规定。应当按接续工龄,张洪老人退休时是扣除了间断时间的工龄,参加工作时间1949年,1984年绥化市劳动局根据国家的政策,已经改办了张洪老人的参加工作时间是从1946年开始计算的。而北林区林业局在1992年以后又将老人的参加工作时间认定为1949年。

  为了维护父亲张洪老人的合法权益,张艳敏自2011年12月至2017年3月,张艳敏和姐姐张彦平先后被北林区公安局行政处罚六次(八次)。2017年9月30日,张艳敏和姐姐没有去北京,更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她们被北林区信访局骗去开听证会,二人刚到信访局就被警察带走,给二人定了“寻衅滋事”罪名。并且将她们刑事拘留。张艳敏是因为有脑瘫孩子和丈夫刚出车祸不能自理办了取保候审。姐姐张彦平在看守所里关押38天,当时被骗写了“认罪悔罪”四个字后给办理的取保候审。

  更加令人气愤的是,2012年11月11日,张艳敏和姐姐张彦平在北京协和医院看病,被北林区林业局国有林场现任场长截住,并告知当地信访局局长派来“黑保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抓人,把张艳敏的腰椎摔成滑脱,腹腔压出血强行押回后,对姐妹二人同时拘留,在拘留后的第七天,张艳敏的父亲张洪老人,得知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被收押后,急火攻心,半夜鼻子血流不止,一夜之间含恨冤死家中,面对截访造成的命案发生,当地政府多个部门荒了手脚,于11月20日将张艳敏和姐姐放出拘留所。对张艳敏实施拘留使用的还是过期的拘留证(2012年5月11日做出来的)。

  由于这次北林区政府相关部门到北京随便抓人,任意拘留。致年迈的老人,战斗英雄含愤而死,事件严重。当地居民纷纷报以不平,而且又涉及拥军,拥属的相关联的重要问题。北林区检察院,北林区林业局有关领导才主动找到受害者的家属给予慰问。事情清晰,无可争执,但是北林区法院却对张艳敏也恶意加害,采信假的证人证言。罗列强拿硬要的词汇,随意诬陷,颠倒黑白,丧失执法的公正性,原则性。消耗法律权威与神圣……张艳敏的丈夫是一个严重心血管畸形的病人(心脏病三级高危),常年靠药物维持生命。她还有一个年仅11岁的脑瘫小孩儿,张艳敏一个弱势妇女,他哪来的胆子和政府部门敢去“强拿”?敢去“硬要”?只有北林区法院的主审法官们,你们早就心知肚明。掩饰而不说罢了……

  目前张彦敏被北林区法院收押,暂时在“取保候审”,她被判刑的判决书也许很快宣判。同时,也收到了法院方的严重警告,“必须认罪,不认就一定重判”,那么由此完全可以得知,张彦平被判三年实刑,又对妹妹张艳敏的无情打压的不可告人的“黑色”目的了:

  1 张彦平被抓了,北林区林场的“贪腐”分子和背后的保护伞,和巨额的退耕还林款,被非法吞占,但腐败分子可以逍遥法外,中央纪委监察部收不到举报,他们就不被追查,从而达到了林场贪腐份子的最终想法。

  2 如果不抓张艳敏入狱,她在外面一定会给姐姐张彦平四处奔走,伸张正义,继续举报。那么“林场”的贪污大案终将揭开,从而背后的保护伞同样“浮出水面”难逃国家制裁。因此绥化市北林区政府涉事部门才会对姐妹二人同时下了“黑手”,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姐妹打压镇压!!然而张艳敏和姐姐不会因为打压而屈服,他们依旧相信上级人民法院,省级高级法院,还有最高人民法院,中央监察委政法委领导一定会督办他们的冤案,让每一个受冤的公民都感到我国法律公平、公正、以及无法消失的司法良性……

  综合阐述:

  维权辛苦,但心存明理,道路艰辛,不会止步,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9-02-11 19:02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