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村民呼唤人民的名义在哪里?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9-01-14 18:29     点击:

  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村民呼唤人民的名义在哪里?

  村中小老虎 能耐可真大

  公安局、检察院竟是他家保安队

  我叫郝殿志,身份证号23010219550605561X,在哈市道里区新企路。

  我实名举报哈市道里区榆树镇后榆村原村长李宝财,他们一家在榆树镇把公检法当成自家的私人保安队、想抓谁就抓谁,把榆树镇政府当成自己家的物业公司、为他的家族服务。村里的集体资产已经变成了李家的私产,想发包给谁就发包给谁,个人家的承包地,李宝财也是想买谁家地就买谁家地,强买强卖,低价买高价卖,赚取高额利润。这些年非法积累了三十多亿的资产。

  连高铁工程,他们家也动用手段,要挟施工企业,把送料的活给了李宝财的儿子干,再加上拆迁补偿款,也分了1亿多元。

  他家世袭村长,从李宝财开始,加上儿子,轮流当村长。遇到换届选举时,花上几十万元,雇来打手和黑恶势力,挨家用砍刀和镐把子威逼村民画选票,选他们家人的就给一桶豆油、一袋大米,不选的就在村民家中乱砍,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正常生活,也败坏了民主选举的庄严性,再也看不到毛主席给我们当家作主了,我想你啊,毛主席!

  以下是李宝财一家的犯罪事实:

  我今年64岁了,前些年领着村里的壮劳力外出打短工卖苦力,和大伙赚取了一些钱。

  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和政府给的一些好政策,我就打算回村里搞自主创业,搞活我村农副业经济,也好带动村民共同富裕。就这样在村里承包了18000平方米的土地,并于2003年取得了土地使用证。

  这期间村里改选村长,李宝财担任新一届村长,他上任以后,相中我这块地了。

  李宝财于2003年3月22日把此地块中的4亩地又发包给袁禄,在8个月后作废。

  2005年3月28日,李宝财又与李宪良签订合同,将我的土地证中的一万平方米承包给他。

  以上两个人都是李宝财的手下和亲属,他们二人拿此合同就在我养殖场大门外砌了一道墙,把我的厂区给封闭了,不能进行正常的生产和养殖。这期间,我花了150万元买的进口奶牛到货了,没有地方养啊。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只能在兰西租地,重新安置这些奶牛,来组织生产。

  这些人看到我没有屈服的意思,他们又到法院起诉我,想从法律途径来把我的土地划给他们。道理法院还是坚持以事实为法律原则,判决我的还是我的,土地还归我所有。他们又上诉到中院,最后中院还是判我赢,土地还是我的,判决院里的地上附着物、房子、树木、草皮等都是我的。别人无权进行处理。同时在法院的监督下,把挡在院门口的墙给推到了,保证我能进行正常的出入和生产。

  这样原本我拥有土地证的土地又回到我的手中,法院维护了我对这块土地的权利。同时也暂时也灭了这伙恶势力的风头。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我准备扩大经营,把厂区重新规划和平整,把厂区内的一个48米的危房推到,打算重新建一栋房。这时李宝财一伙人,又看到机会来了,通过中间人李宪良找到我,说村里看上我这块地了,怕我盖上房,既成事实,他们就不好办了。

  我没有同意,我是有正常建设用地手续的,我怕什么!

  李宪良说:“你不同意也不要紧,我就让榆树镇派出所抓你,看你倒不倒地方。”我说:“派出所是你家开的,他们抓人也得讲证据啊!”李宪良说:“派出所不是我家的,但是村长家开的,到时候你看好不好使得了。”我说:“啥理由抓我啊?”李宪良说:“我就说你家院里的房子是我的,你把我家房子扒了,看派出所抓不抓你!”我说:“我家院里房子我自己扒,该你啥事?”李宪良说:“自古以来就是好人死在证人手里,你多读读书吧;这些老话你不信,你是没文化啊,太可怕啊!你敢跟宝财村长作对,你就没有好下场!”我说:“我不信,咱们榆树镇老百姓难倒没有讲理地方了吗?共产党的天下,你们这些人弄这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把莫须有的罪名按到我身上,你说天安门是你家的我也信啊?这是不可能的,朗朗乾坤,你们是做不到的。要是这样,你就叫警察赶紧来抓我吧!”

  这样我们就不欢而散了。没想到,没过多久,派出所真给我来电话了,让我去一趟。还真应了李宪良的话,我真被抓了。派出所真是李宝财家开的,说抓我真就把我抓了!

  2013年6月10日,榆树镇派出所民警小李给我挂电话,询问我在厂区内扒房子的事,我如实回答是自家的房子。

  2013年7月8日,小李又来电话,让我去派出所签个字。

  2013年7月10日,我到派出所,小李让我签个字,我也不认字啊,小李说,就是你之前我问的话,你签上就没事了。我就签上了。

  结果签完字之后,我就被扣在派出所了,他们说我犯法了,说我把别人的房子给扒了。我就纳闷,在自家的院子里把自家的房子,怎么就变成扒别人的房子了呢?

  看来李宪良说的“自古以来就是好人死在证人手里”“你敢跟宝财村长作对,你就没有好下场”的话是真的,派出所真是李家的保安队啊!

  还有更冤枉的是,在我被押期间,道理执法局的赵长福(13936181456)和镇政府的张志斌(13895753800)到我的养殖场,把我有照的房屋给扒了。这时候派出所去哪了?莫须有的事情,派出所能抓我,赶上真正侵犯我权利的时候,却没有政府来为我撑腰,这是哪个党的天下!

  这样,我就无缘无故被押了500多天。最后,法院判我无罪。

  我现在真不明白了,我也是真没文化!李宝财和李宪良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动用公安局和检察院,把我押进笆篱子500多天,这些国家暴力机关为谁服务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吗?人民到底还有什么名义?他们是用什么法律?启动的什么法律程序押我500多天?还有王法吗?是公众的法律?还是李宝财的家法?

  听我律师说,抓人的时候,公安局要启动很多程序,要有派出所两个办案人、一个所长审批,报分局法制科审核,再由主管局长把关签字,才能立案抓人。这么多人把关,还能抓错人?是怎么审核的?是不是有人为因素啊?派出所和分局又是用什么程序抓的我?是不是涉嫌渎职和枉法!

  检察院批捕科办案人和科长、主管副检察长是根据什么认定我有罪来批捕我的?同时检察院起诉科办案人、科长,以及主管的副检察长又是依据什么起诉我的?同时在法院判我无罪后,还抗诉!他们又是依据哪国的法律?

  松北区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因超期羁押,5人被判刑。我这种被冤枉,羁押了500多天的,怎么就没人管呢!

  现在法院判我无罪,还有国家赔偿,这是哈中院的终审判决。

  但我想要求有关部门严厉打击和处理李宝财为首的地主恶霸诬陷好人、巧取豪夺,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共同设计我,他们共同犯罪,成为李宝财为首的团伙的工具,使我损失2000余万元。更为可恶的是,在我释放后,他们并没有反思和悔改自己的犯罪行为,变本加厉的猖狂报复我,派出所关庆新带领毕玉国和李宝财的手下明目张胆地把我堵爱在李广明家,往死里打我,说打死我,还说打死了,就说是磕死的,还能有证人证实,极为猖狂,公安局、检察院的人真是他家的保安队。

  现在我是有家不敢回,预告也无门,所以求助媒体,还我公道,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迅速联系我,帮助我,让这些坏人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挽回我数千万的损失。

  如果十一之前得不到答复,我将在那一天打着国旗从天安门城楼上跳下。

  后附所以判决和证据。

  举报人:郝殿志

  身份证号:23010219550605561X

  电话:17108980668

  2018年5月15日

  编后

  此事如果属实,当是一件性质极其恶劣、且案中有案、涉及面相当广的案件。

  当前,全国掀起了打黑除恶的高潮,尤其是黑龙江省也成绩斐然,像五常周广宝、海林陈志伟等相继落网,可居然还有李宝财这样的人,依旧逍遥法外,此人是没有问题?还是保护伞强大?亦或反侦察能力强?

  我们将对此事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9-02-01 20:02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