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致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徐文昌院长的一封信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6-09-01 08:40     点击:

              致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徐文昌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巴中法院是向执行难全面宣战还是口头应付

  尊敬的徐文昌院长:

  您好!首先祝贺您当选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为巴中政法系统带来一股清新的政坛新气象。

  一段时间以来,《中华新闻通讯社》不断接到重庆人陈代勇反映其在申请执行岳宏革、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巴中市宏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其300余万元标的案件执行两年未到位,在申请执行第一被告岳宏革提供的房产三次流拍均失败的情况下,他依法要求执行有偿还能力的负有连带责任的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却遭到法官的拒绝。

  “向执行难全面宣战”——这是今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作法院工作报告时的庄严承诺。3月23日,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全市法院执行工作会议,党组书记、院长徐文昌强调,结对子、戳面子、照镜子,巴中市法院向执行难全面宣战。

  为此,本社派记者对陈代勇反映的事件进行了调查,并形成调查报告,今特别奉上,不妥之处,请给予指正。希望此事能在您的关注下,得到合理化解。

  300余万元标的案件执行两年未到位

  巴中中级法院是执行难还是难执行

  编者按: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政法机关提出工作要求“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司法公正可以说是法治的生命线,不仅体现在法院判决中,更体现在判决执行上。倘若公正判决得不到完全执行,或者得不到及时执行,结果将是毫无公正可言。也就是说,判决执行是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屏障。但在现实生活中,有些法院个别执行人员消极执行,甚至违法执行,使本该公正的判决书大打折扣,成了一纸空文。

  中华新闻通讯社四川巴中8月30电(记者 郑克邦 马秋岩 报道):老赖欠款不还,被法院起诉,竟然没有进入全国法院失信名单,执行法官称系网络有问题;法院网上拍卖的房产,竟是被当地房产部门停止交易的违法房产,使当事人苦不堪言,权益受到严重侵害;法院称尽快执结此案,竟然一拖两年之久未果。这一系列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庆的陈代勇日前就遇到这样一件烦心事。

  陈代勇,重庆市铜梁县巴川镇聚星村七社村民。2006年12月11日,岳宏革代表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华兴公司)与四川省广元师范学校(广师校)签订《投资修建广元师范学校培训综合楼、学生公寓、食堂合同书》,约定由岳宏革修建培训综合楼等工程,后岳宏革又与陈代勇、阳明远签订《合作协议》,约定由陈代勇、阳明远修建培训综合楼,并约定由陈代勇、阳明远全部垫资。陈代勇、阳明远垫资修建了培训综合楼及附属工程,该工程于2007年9月23日竣工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但华兴公司及岳宏革既不结算,又不按约定支付工程款,却以支付部分工程款敷衍陈代勇,违背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在陈代勇、阳明远多次催收的情况下,2009年8月27日,岳宏革和陈代勇又与第三人巴中市宏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霞公司)签订承诺书,由第三人宏霞公司代为偿还陈代勇、阳明远欠款4600000.00元,并以第三人宏霞公司在建工程中的2000平方米商品房作保证,但第三人宏霞公司迟迟不兑现承诺。

  无奈之下,2012年陈代勇、阳明远一纸诉状分别将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作为第一被告、岳宏革作为第二被告、四川省广元师范学校作为第三被告、巴中市宏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第四被告等告到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6月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陈代勇胜诉以岳宏革为代表的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判决书裁定生效三十日内,岳宏革立即支付3079782元工程款及利息,巴中华兴建筑有限公司与宏霞房地产开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后来该案移交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巴中市法院委托恩阳区法院执行,执行法官为:龚曦。

  陈代勇告诉记者:“2014年5月岳宏革承诺支付50万,在不断催促下实际只支付了20万元。2014年8月28日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我们双方到场协商付款事宜。执行法官龚曦信誓旦旦告诉我们:查封岳宏革提供的通江县宏霞房地产开发公司7套房产,随时启动评估拍卖程序,本金300多万,利息100多万。尽快把事情完结,最长不超过2个月把300万本金收回。

  后龚曦改变主意,又提出一套方案:不超过2014年年底收回本金,并分段执行,由岳宏革变卖房产抵债。龚曦法官一再申明岳宏革有执行能力就不能执行有连带责任的巴中华兴建筑公司。”

  图:售楼部铁将军把门,空无一人。

  据陈代勇讲述:被执行人岳宏革告之当时在场的陈代勇及执行法官龚曦,提供的通江宏霞房地产开发公司7套住房(该房屋不属于岳宏革本人所有的产权)商品房主体已峻工,正在外装。岳宏革承诺此房保证属于能有效抵债的房产。而实际此房产在2014年就已经停工,到2015年六七月也未开工,工地空无一人施工,基本属于烂尾楼,还因拖欠民工工资而争议不断,根本无法变现。(为了解真实情况,中华新闻通讯社特派记者前往通江县调查,在通江县政府政务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江宏霞国际”所有房产手续全部停办,无法进行交易,针对安置拆迁还房一事,工作人员称不知情。在“通江宏霞国际”售楼部现场,铁将军把门,售楼部空无一人,售楼部大门一则特别通知格外引人注目: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不得进行商品房预售。另外记者注意到“通江宏霞国际”的所有房产只是主体结构出来,没装电梯,前边是路,后边是大山,根本无人流量,采光不好,专业人士估计一年内很难入驻。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回复中则称:该房源坐落在通江县城主干道上,地理条件优越,房屋主体已竣工,并与通江县住建局签订了3#楼安置700套拆迁还房的协议。)

  另外岳宏革告之在场的当事人及法官:“起诉的广元师范学校正在审判冻结的学校工程款约110万已胜诉,岳宏革承诺收到此笔钱后立即支付给陈代勇和阳明远。”

  作为原告的陈代勇、阳明远一致拒绝要无法变现的房产,岳宏革无可执行的本人财产,要求执行巴中市华兴建筑公司。

  最终巴中市法院龚曦、岳宏革、陈代勇一致认可的调解结果为:

  (1) 岳宏革给法院写承诺书,不按时支付款,自愿接受人民法院一切处罚,在2014年9月5日付30万,否则法院拘捕岳宏革。

  (2) 在2014年12月30日付足150万元,余下本金157万在2015年3月20日前付清,否则为拒执问题处理。

  在2015年春节前后阳明远收到岳宏革30万元.

  由于岳宏革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归还工程款,2015年3月25日陈代勇他们被众多农民工围攻受到威胁,讨薪义工、感动中原人物赵俊方老人挺身而出,到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协调此事,执行法官龚曦仍然答复启动评估程序。

  图:陈代勇及其委托人赵俊方多次赴巴中市法院执行局催促案件执行情况。

  2015年5月13日,农民工一行人及赵俊方到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卷宗。2015年5月15日,执行法官龚曦同样答复启动评估程序。

  2015年6月30日陈代勇与赵俊方老人再次到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龚曦不在,巴中法院执行局王立局长及苟助理答复:宏霞开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要求龚曦查其有无商业用房,执行其它有效房产。

  2015年7月1日陈代勇到成都见龚曦未果,龚曦以有事为由拒绝谈工作的事。

  2015年9月8日陈代勇再到巴中,龚曦还是答复马上启动评估拍卖程序。

  图: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龚曦(左)及执行局长王立(右)对陈代勇一案拖延两年未果。

  2015年9月25日在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大厅,龚曦说单位有活动没有时间。王立局长和恩阳区法院的局长了解情况后承诺陈代勇:通江宏霞房地产开发公司有连带责任,要求岳宏革限期支付资金,不然直接让岳宏革进看守所,龚曦在领导电话催促下,来到现场,告诉陈代勇,岳宏革马上在国庆节前付20万。在多次催促下,岳宏革才在国庆节后只付了5万。又一次失信!

  2015年11月1日执行法官龚曦电话告诉陈代勇:叫陈代勇缴房屋评估费一万元,如果不预交否则把案件停办了。

  2015年11月3日陈代勇到巴中中级人民法院咨询交房屋评估费问题,未见到执行法官龚曦及执行局领导,声称都出差了。

  2015年11月12日陈代勇到巴中中级人民法院约好执行局王立局长,同意见面但一直回避,从早上一直等到中午12点悄悄离开,没有等到。后来由督法办的杜院长接待。讲明情况后,杜院长电话安排执行法官龚曦在下周一(即11月15日)立即到广元冻结岳宏革胜诉的被冻结的广元师范学校支付的工程款。

  2015年11月16日陈代勇约请执行法官龚曦到巴中市七天酒店谈案件执行情况,龚曦情绪激动,并威胁陈代勇。

  2015年11月18日陈代勇电话咨询执行法官龚曦,回复陈代勇:广元师范学校的资金今年上半年被岳宏革悄悄拿走。(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回复称:陈代勇向执行法院提供信息是在岳宏革从广元师范专科学校领取工程款之后,执行法官并无过错。但陈代勇提供的一个半小时的录音显示:2014年8月28日上午,岳宏革当着龚曦及陈代勇两位律师说:广元师范学校100余万领回来就还你们钱。证明法官龚曦当时是知道广元师范学校的钱岳宏革还没有领走。)

  采访即将结束,陈代勇非常气愤地告诉记者:“我们300多万标的的执行案,被巴中市中院执行局的公仆们执行了两年多,在我们无数次的催促下,仅仅象征性地执行回来50多万。在执行中,为什么岳宏革同意在2014年8月28日提出用胜诉的广元师范学校审判冻结的学校工程款约110万支付给我们,法院却仍然让岳宏革私自拿走?另外岳宏革悄悄拿走了广元师范学院的钱后,明明有现金支付能力而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这是不是叫拒执罪呢?巴中市法院执行局人员从始至终围绕无法变现的烂尾楼来敷衍我们,而不执行真正有价值的资金,直到现在找各种理由拖延执行,拒不执行有直接合同关系的第一被告巴中华兴建筑公司,执行官们到底出于何种目的?

  我们强烈要求,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执行本案的第一被告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因为该企业是巴中市龙头企业,不知为何法院不予执行业务合作企业而去执行个人?我们怀疑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希望媒体予以关注,督促巴中市中级法院的领导们依法执行我们的工程款及所有农民工的血汗钱,以彰显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12月8日给《中华新闻通讯社》的回复称:“目前,我院及恩阳区法院对本案均高度重视,恩阳区法院已制定对被执行人岳宏革采取强制措施的方案,同时也抓紧对查封财产的拍卖工作,尽可能的尽快执结该案,但就如何与申请执行人沟通,寻求理解也成为了下一步思考的课题。”“尽可能的尽快执结该案”,这个“尽可能、尽快”究竟是多久?法院把执行款给申请人陈代勇执行到位,又有什么寻求理解难以沟通的呢?

  在记者及各方的催办之下,陈代勇收到法院对“通江宏霞国际”3#楼7套住宅房屋(在建)的评估报告。2016年1月12日本社特派记者赴通江县调查此处房屋的拍卖情况。获知“通江宏霞国际”所有房产因未达到竣工交房条件,导致拆迁户及购房户集体上访,已被巴中市住建局以巴住建发(2015)102号文件停止市建设系统的一切业务交易(图),且评估价格为每平方米3300多元,而经调查,通江县同等比该地段繁华之处每平方米才2400元,最高不超过每平方米2900元,这么高的房价,又被政府停止交易,不知法院如何拍卖交易成功?

  截止目前,该拍卖房产已经三次流拍,拍卖失败,执行法官要求陈代勇必须要房子,否则无法执行下去。陈代勇认为:既然拍卖失败,因该拍卖房产争议不断,我也不要房子,法院就应该有义务执行负有连带责任的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而且巴中市华兴建筑有限公司也有这个偿还能力。

  巴中市中级法院在给中华新闻通讯社的书面反馈意见中声明“尽快执结此案”,到底又是多久“尽快执结此案”?这显然是个模糊语言,陈代勇认为巴中市中级法院的执行官们在糊弄他。

  图:老赖岳宏革,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法官龚曦声称岳宏革已进入全国失信名单,但最高法院却查找不到被执行人岳宏革的失信信息。

  记者在最高人民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得知,被执行人岳宏革(身份证号:513030196901285110),并没有进入全国失信名单。陈代勇把此事告之法官龚曦,龚法官称网络有问题。陈代勇则认为,岳宏革这个老赖,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竟然还能逃脱法院的制裁,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肯定有人在包庇岳宏革!

  经过多方努力,陈代勇告诉记者,2016年春节又收到了30万执行款。

  在此,我们希望执行官们真正从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出发,处理此案,毕竟民意不可欺。

  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陈代勇一案何时能得到公正的执行, 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