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金国真老人:坚持十二年不断上访、为了什么???
来信照登  加入时间:2016-08-22 15:24     点击:

    近日,本社报道《辽阳市十年前一桩杀人案,相关办案人员被指包庇罪犯》一文后,引起多家网站转载与网友关注。但辽阳市公安局至今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一桩杀人案案犯在逃十二年之久,无有一点踪迹,辽阳市公安局被举报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相关领导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被害人家属金国真老人再次致信本社反映情况。

  致媒体的一份公开信

  编辑同志:

  非常感谢网络媒体记者能如实报道我儿子被害事实经过,及公安人员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一事。

  在2004年我儿子姜宇被前女友艾萍骗到家中伙同丈夫吴海一同犯罪,将姜宇杀死,而后艾萍找来所谓的表哥(公安人员)一同找到辽阳市公安局原刑警队长周文举投案自首,在卷宗中我们家属发现周文举有涉嫌包庇,放走嫌疑人的行为,于是十二年中,我坚持不停的向各级部门实名举报他的行为,但至今无果。

  我儿子被害已经十二年啦,在这段日子里,我整日以泪洗面,常常梦中与儿子相见。我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儿子死的冤屈,为了早日能够抓到犯罪凶手,以及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的周文举,我在这十多年当中,不停的上访,每次都遭遇了各级政府部门相关人员的搪塞。

图:信访答复连公章都没有加盖。

  如:2016年3月3日北京召开全国两会,在此期间我来到国家信访局反映问题,结果他们一纸公文将此事推到辽宁省政府信访办,我回到地方,信访部门告知我,此事归辽阳市政府信访局管,该局又以书面的答复通知我,此事归监察、纪检委处理,这个书面答复连公章都没有加盖,我感觉这又是一种欺骗,几个月过后,我又找到纪检委,又被告知:此事得找辽阳市公安局局长处理。

  如此反复,多个部门进行周旋,一拖就是半年的时间,没有任何单位领导出面找我了解核实情况,而被举报人周文举却由刑警队长摇身一变升职为太子河公安分局局长,这是在我上告期间所发生的一切,我认为杀害我儿子的凶手,为什么至今没有抓到,跟他有直接关联!在卷宗中有大量的法律漏洞,所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尽管如此,我一再向各级部门实名举报,反映情况,却没有人来调查,这就是我坚持为死去的儿子讨一个说法的重要原因。

  我坚信法律是公正的,总会有一天会有一位清官为我讨回一个公道,我会坚持不懈,为了儿子一定将周文举的违法事实告知于天下人,让我死去的儿子九泉之下得到欣慰。

  此致

  联系人:金国真

  联系电话:13898281351、13188484299

  2016年8月17日

  短评:金国真老人坚持十二年不断上访、为了什么???

  作者:江南尘

  年过七旬的老人还在上访,说明了什么?只为冤死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要求上级政府部门能够有人出面解决问题,将涉案人员绳之以法,老人家就这一点的心愿,一直坚持了十二年,至今无果!

  金国真老人提起当年上访一事,充满了希望,那是对政府官员的信任,到如今变成了失望,慢慢的十二年上访之路,她得到最多回答就是:回家等信儿!

  多年来,司法腐败成为困扰法律的公正,每逢国家有重大活动,上访者云集北京,各地方接访人员会使出浑身的解数,想尽一切办法,把上访者劝回,许天许地答应解决问题,可是回到地方,问题还是一拖再拖,金国真的事件就是例子,她曾到过国家信访总局,接待人员将她的举报信上传到辽宁省政府信访局,结果又是回到地方解决,问题就这样逐级下转,最后又把问题踢回被举报人单位调查,得到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结果,举报人所反映的情况、无人问津,这就好比父亲打儿子、家丑不可外扬,问题内部处理。

  金国真老人不顾老人年迈,身体多病,坚持数年上访,原因就是儿子死的冤,所以必须她要向有关部门讨一个说法。

  周文举当年遭人举报时只是一个刑警队长,他在被人举报数年当中,却没有被调查处理,反而升职为分局局长,由此可见,他幕后的关系网如此强大。

  习主席曾经一再强调,反腐倡廉是国家的头等大事,无论官职大小,功绩多高,只要侵犯老百姓的利益,无论是谁,一查到底。

  我们坚信金国真老人的坚持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看到希望,她会以微笑的姿态告慰九泉之下的儿子,因为真理永远掌握在正义者手中。

  媒体报道原文回放如下:

  辽阳市十年前一桩杀人案,相关办案人员被指包庇罪犯

  近日,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年过7旬的老人金国真多次向本社举报反映,十年前儿子姜宇被人杀害,凶手一直逍遥法外在逃。而另一位参与者则重罪轻判,参与办案单位有人故意袒护、包庇罪犯,在案件中,他们发现有众多的疑点,引起家属的怀疑,于是,金国真老人坚持10年之久,不断上访,状告辽阳市公安局相关领导故意放跑杀人凶手,面对记者采访,老人家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我儿子死的冤!

  是公安局的人放跑了杀人凶手

  中华新闻通讯社讯(首席记者:唐云立 报道) 2015年3月14日,记者走进金国真的家,见到她正给常年卧床的老伴插导管喂饭,提起当年儿子被杀,老人就已泪流满面,她说:自己共有4个子女,死的是老儿子,名叫:姜宇,死的那年34岁,他是被他前女友艾萍及丈夫吴海骗回家中过夜所杀死的。案发后的三天,他们接到当地公安分局的通知,到火化场认尸。

  后来,他们得知姜宇的前女友艾萍到辽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找到支队长周文举以投案自首的方式报案的,两天的时间,公安局并没有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际抓捕。金国真认为是周文举故意放走凶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通过律师查阅卷宗发现,有很多疑点令人质疑。于是,金国真老人推着轮椅,带上身患重病的老伴,到公安部门上访,状告辽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周文举,这一告,就是十年未果。

  案件回顾

  2004年,被害人姜宇当兵转业回到地方当了个体户,一直未婚,同父母一起居住在辽阳市太子河区曙光村,经人介绍认识了前女友艾萍,在谈恋爱当中,由于种种原因两人分手。艾萍结婚后,一直同姜宇保持联系。

  2004年4月20日,艾萍电话约姜宇见面,并一起吃完饭后上了网吧,直到凌晨,两人回到艾萍住处。据艾萍交代,两人回家途中,她同丈夫吴海通了电话,得知丈夫晚上不回家后,便和姜宇大胆的在家一起过夜,时间过了不久,吴海给她打电话,并说:我知道你和谁在一起,当吴海赶到家后,看到他两人在一起后,艾萍将吴海拉到另一间屋里,两人争吵起来,大约时间有半个小时,这时候吴海动手用刀伤害姜宇。艾萍并且交代:当时姜宇骑在吴海的身上说,谁把谁打死都不好。但令人不解的是,经公安局尸检报告结论,姜宇前胸被扎一刀,腹部一刀,后背一刀;脖子被勒一道电话线。经法医鉴定,最终姜宇系因急性休克合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

  家属质疑,案件疑点重重

  据艾萍供词交代,案发时间为:2004年4月20日凌晨5时,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报案,是因为被吓蒙了。随后,她和丈夫吴海一同将带有血迹的床单、衣物及重要证物毁掉,将现场收拾干净后,在当日下午4时,艾萍又到歌厅唱歌,10点返回家中,看到吴海仍坐在自家的沙发上。这一切,艾萍显得都是那么淡定。

  4月21日,艾萍又伙同他人,两次将尸体转移,想毁尸灭迹,但都没有得逞。下午4时,艾萍同李某在古城酒店对面的5路汽车站,见到了正在寻找失踪弟弟的姜辉,这个时候的艾萍十分镇定,告诉姜辉,没有看到姜宇,让她去报案,姜辉立即质问她:昨天,你们两个通电话,打了100多分钟,怎么能不知道我弟弟的去向呢!双方在一起纠缠了大约近半个小时。

  晚8时,艾萍打电话告诉了表哥刘某(某公安局法制科一名干警),向他讲明原由,在表哥的陪同下,来到了辽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找到支队长周文举投案自首。

  在当晚23点30分,刑侦支队干警给刘某做了讯问笔录,而在此卷宗中却没有艾萍在刑侦支队做的讯问笔录。

  4月23日15时,案件已转交太子河公安分局刑警队,在卷宗第四十三、四十四页,艾萍的交代说:吴海骑在姜宇的身上,并卡住他的脖子,而卷宗第四十一页,刘某接受讯问笔录称:艾萍对他说,姜宇与吴海撕打中,骑在吴海的身上,吴海不知从哪里拿来把刀,扎了姜宇几刀,随后姜宇倒在地上,吴海用电话线勒住姜宇的脖子,由此,近一步说明艾萍的说法出现前后矛盾,那么被害人左胸、背后那一刀是怎么扎上去的?令人怀疑。

  家属进一步质问辽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周文举,案件在他手里放置了两天,为什么没有对吴海进行及时抓捕,周文举在一次接访中,答复金国真、金雷:艾萍当时交代杀人犯吴海可能还要回家,所以他已在4月21号派干警到他家楼下蹲守,为的是不打草惊蛇,他的这一说法在卷宗第三十一页得到充分的否定,证人张克禹在4月22日下午晚18时在楼下仍看见吴海,那么,究竟谁在说谎?

  刑侦专家做案件分析

  近日,记者采访了中国刑警学院刑事侦查学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首席教授,他说:根据犯罪心理学及案件整个发生过程,艾萍、吴海两人,属于夫妻共同犯罪,在情节上,有主、次分明来定罪,从心理学角度来讲,案发时,艾萍有可能被吓蒙,但丈夫吴海并没有威胁她,而她却伙同丈夫把作案现场清理的干干净净,这一切可以证实,该女子的心理素质是非常好,当她走出家门,完全有机会打电话报警,或到就近派出所报案,但她却去了歌厅呆了6个小时,接下来又伙同他人搬运尸体进行毁尸,这就等于协助丈夫一同作案,更严重的说,她应定性为主犯,从主观上说,她想把这个案子做的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客观上说,没有得逞,外界条件没有帮助她,所以,被逼无奈才想起到公安局自首。

  随后,记者采访了著名律师张建文,他认为这起案件是夫妻共同谋财害命,只不过是在某些法律环节上,让艾萍钻了空子,因为案发时,只有他们三个人一死一逃,公安局在办案中只能听取她一人的表述,根据刑法规定,被告人艾萍犯罪情节恶劣、主观恶性大。应判死刑和重判。

  记者采访遭遇地方政府多个部门拒绝

  2015年3月16日上午9时,记者一行三人来到辽阳市委宣传部,负责接待的李主任,问清我们采访意图后,便说:我们只负责协调公安局,接待你们采访,关于你们举报某些领导干部的问题,我们无权过问,你们可以到纪检、人大等部门递交材料。随后,他让记者等候,他通知辽阳市公安局宣传部门协调此事,直到11点,记者无奈离开此地,李主任答应,下午继续同该部门联系。

  直到当日14点,记者一再电话同这位李主任联系,他表示由于,记者采访手续不全,公安部门不同意接受记者采访,但他表示将和该部门近一步沟通,直到17点30分,辽阳市公安局新闻处一位负责人给记者打来电话,约记者早8点半见面了解。

  3月17日,在辽化宾馆,这位公安局负责宣传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案件还在侦破中,不便接受采访,如果领导有问题,,我们局里也不便处理,你们可以到纪检部门或人大等、组织部门进行举报。由这些部门进行处理,我到这里只是跟你们见面,通融一声,因为你们的采访手续不全。听完他的几句话,记者便读懂了金国真老人为什么上访十年之久反映个别领导袒护、包庇渎职的行为得不到处理的真正原因。

  就在记者要离开此地的时候,姜宇的姐姐姜辉讲述了多年来,每次公安局在清网行动中,吴海都被列为重点抓捕对象,但至今却渺无音信,逃的无影无踪,是什么原因?该人隐藏的这么深,还是背后有高人在指使,否则,吴海不会迟迟抓不到,最后她表示,今后无论遇到多大风险和困难,她会一直坚持陪同她的母亲在有生之年,为弟弟讨回一个公道,以告慰死者一个年轻的生命。

  敬请关注记者后续报道。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1452172816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