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河南虚假诉讼案:一案14审,恶意缠诉24年,谁来执法?
法制天地  加入时间:2018-12-16 16:25     点击:

  河南省发生一桩《一案14审》虚假诉讼案,恶

  意缠诉24年 牵动最高检 最高法 谁来执法?

  中国网记者 唐泽民 法制中国记者 费晓江

  本社主任记者 万云成

  【核心提示】“抢班夺权”谁执法。1994年8月16日平顶山市因虚假股东瑞丰社,“抢班夺权”法院法官闫松林“私设公堂”突发“大案要案”,引伸“虚假诉讼”24年,牵动最高检、最高法,该谁执法?

  该案“焦点”,由河南省高法庭审双方一致同意“归纳为瑞丰社股东出资是否到位 ”。

  2010年6月11日河南省高法豫法民三终字第68号《判决书》依法正确判决(简称原审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2011年元月6日平顶山银行原瑞丰社不服省判决以其“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向省高检提起《抗诉申请》,2012年7月最高检不经审查程序违法作出《抗诉书》,最高法指令河南省高法 再审省高法原审判决。

  2017年12月5日河南省高法以(2012)豫法第28号《判决书》违法错误判决:“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简称再审判决)。振华公司不服于2018年5月13日委托其律师、代理人,依法具状向最高法“申请再审”。结果状不接、案不立,最高法推给最高检,最高检推给最高法,相互推诿。

  抢夺财产 该谁管。1999年4月11日瑞丰社联合平顶山原市郊联分社,先“诬告陷害”振华公司法人代表王付营,后以账外收入分成,收买市法院执行局法官田宪民,以振华公司欠债80万元(即“调解书”中“财产保全”振华公司欠债150万元减市郊联社欠振华公司房租70万元相抵后尚欠80万元)为由,强制执行拍卖振华公司房产,当省高法“中止执行”《裁定书》下达后,市中院石利民副院长公然当众叫骂,对抗省高法2003年12月5日“中止执行”《裁定书》,并于2003年12月18日拆墙砸店野蛮执行振华公司房产2000余万元,不给振华公司抵债手续。2018年12月7日执行法官田宪民又非法通知振华公司,再拍卖房产1500万元。如此执法拍卖,抢夺财产谁来管?

  记者先查阅:2010年本案原审判决和

  2017年本案再审判决的事实和证据

  本案原审判决 2003年6月18日振华公司向平顶山市卫东区法院起诉:“请求判决确认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确权之诉立案。几经“再审”、“重审”后,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1月6日作出(2005)平民初字第47-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

  平顶山市商业银行(即经河南省人民政府豫股批字(2005)7号文批准,瑞丰城市信用社与平顶山市其他城市信用社“合并”组建平顶山城市信用社,其资产及债权债务由平顶山市城市信用社承担 继承。2008年1月30日平顶山城市信用社更名为平顶山市商业银行),于2010年4月因不服平民初字第47-1号民事判决向省高法提起上诉。省高法另行组成合议庭:“根据双方当事人上诉、答辩情况,并征询当事人意见,归纳本案争议焦点:瑞丰城市信用社是否向金地公司履行了180万元出资义务”。

  “审理认为:振华公司、瑞丰社、经合公司签订的认股合同系三方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合同,各方应按约定内容全面履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股东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

  “根据金地公司合同章程和政府批文、验资报告规定:瑞丰城信社是以其房产向金地公司入股出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转移手续。而瑞丰社入股房产,不仅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反而又将其入股房产抽走转售给了第三人,故其以房产向金地公司出资不到位。”

  “关于瑞丰城信社由房产出资变更为货币出资是否成立的问题”。本案认为“从变更出资所需具备的形式要件来看,瑞丰城信社出资方式的变更发生在金地公司注册登记之前,该行为未得到金地公司其他股东的一致同意和认可,未依法经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验资证明。金地公司在其注册成立之后,也未对股东变更出资方式进行工商变更登记,故瑞丰城信社变更出资不具备法律上的形式要件。从变更出资是否实际到位来看,根据票据和账面的记载(即95年平顶山市中级法院21号文判决确认的瑞丰社虚构贷款转圈入股“账面转账”),煤气公司将其在劝业城信社的存款201.755万元转入其在瑞丰城信社的账户,瑞丰城信社以特种转账传票方式转入其金地公司账户201.85万元,金地公司又将该款以转账支票方式转入劝业城信社振华公司账户。通过一系列的转账行为,振华公司偿还了其欠劝业城信社的贷款本息,瑞丰城信社亦实现了以货币180万元向金地公司出资之目的,但煤气公司从劝业城信社向瑞丰城信社转款发生在瑞丰城信社和劝业城信社两个独立的法人机构之间,根据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银行结算办法”和“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的规定,互相独立的银行机构之间转款需持转账凭证和“进账单”经人民银行支付结算中心进行票据交换,才能实现资金的流转。即持票在支付结算中心进行的结算,是独立银行机构之间实现资金流转的必备条件。而煤气公司的转款是以劝业城信社减少煤气公司在其社的存款,瑞丰城信社同时增加煤气公司在其社的存款方式来实现的(没有实际转款),故煤气公司财务帐和“瑞丰社对账单”中注明为“空帐”。

  (煤气公司帐页:期初余额为227.470111万元增加201.755000万元,期末余额仍为227.470111万元,资金增额为“空转”没有实际增加,证据106)。

  “劝业城信社虽在金地公司向振华公司转款的转账支票上加盖了转讫章,但该转账支票未在支付结算中心进行结算,故资金并未随转账支票实际转出。瑞丰城信社称其向金地公司转款无须经外部结算,但瑞丰城信社将其中21.85万元转入金地公司为其社的贷款,却未能提供贷款手续。因金地公司的201.85万元未实际转入振华公司的账户,而金地公司账户上亦无该款的真实存在,故可推定瑞丰城信社向金地公司转款的行为未实际发生,资金并未随转账凭证实际流转。其结果是从账面上走平了振华公司在劝业城信社的贷款账目,使该笔债务发生了转移。而瑞丰城信社未将180万元出资实际转入金地公司的账户及用于金地公司的生产经营,其由房产出资变更为货币出资也没有实际到位。故平顶山市商业银行以瑞丰城信社的特种转账传票、金地公司的收据、存(贷)款分户帐及转账支票,证明瑞丰城信社以货币向金地公司出资到位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2010年6月11日原审判决(即本案重审终审判决):“瑞丰城信社无论是以房产或是货币向金地公司出资均不到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再审判决,(即2017年抗诉案判决)“瑞丰社货币股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是根据最高检《抗诉书》和《司法鉴定报告书》所采信的瑞丰社以“虚假股东身份”,“虚构账面转账”提起的“虚假诉讼”和使用伪造票证,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没有按照抗诉人申请“主张”、没有听取被抗诉人答辩意见,没有依法鉴定事实和证据作出的错误判决。

  记者再看:关于河南省高法 再审

  河南省高法《判决书》判决,申请

  人向最高法递交的《再审申请状》

  申请人:郏县振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小组(简称振华公司)

  负责人:马儒钦 电话:15938947918

  住址: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城区0375首府

  代理律师:吉峰上海博拓律师事务所法人代表

  电话:15800969628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宣化路300号华宁国际广场中区1034室

  代理人:陈思 北京全维和谐法律咨询中心 主任

  江平法律咨询中心专家委员会 主任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东巷3号南楼307办公室

  被申请人:平顶山银行(原瑞丰城市信用社,平顶山商业银行,简称瑞丰社)

  法人代表:牛君彬

  地址:平顶山市卫东区湛河北路1号

  申请事由:申请人不服本案再审判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发现下级法院判决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指令下级法院再审;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第二百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一)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之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申请人请求

  1、依法撤销平顶山银行、平顶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诉讼资格;

  2、依法撤销本案判决书判决;

  3、依法驳回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

  事实与理由:

  本案是2011年元月6日平顶山银行不服本案原审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没有到位”向省高检提起《抗诉申请》,最高检不经审查作出了《抗诉书》,最高法指令河南省高法再审。2017年12月5日省高法作出了本案再审判决,振华公司认为:该判决确有错误,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98条199条200条之规定,依法具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一、本案再审判决,有悖民事诉讼法诉讼程序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原告和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1)本案再审判决书中“申诉人”平顶山商业银行,早在“2010年11月17日已经银监会批准更名”灭失,怎么能于2011年元月6日又死而复活,向最高检提出申诉?(见证据36)

  (2)本案再审判决书中“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不是本案利害关系人。2015年河南省高法第00533号《裁定书》裁定,平顶山银行与“瑞丰社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主体”即不是本案直接利害关系人,怎么能申请抗诉?(见证据158)

  (3)本案再审判决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诉讼请求。

  本案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是:“确认其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而本案再审判决却是“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判决超出了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11项:“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之规定。

  (4)本案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因入股房产未办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抽走转卖给了他人,其为虚假出资股东,没有资格参与本案诉讼。

  本案再审判决,违反《公司法》股东出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28条规定:“股东应当按期足额交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定的出资额。股东以非货币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转移手续。……”

  1、再审判决“瑞丰社股金出资已经到位”是虚假出资。

  首先,瑞丰社在金地公司 股金注册是房产股,有瑞丰社大众路房产证、瑞丰社估价函,有验资报告、政府批文。因未办理房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擅自抽走转卖给了第三人,故其房产股出资是虚假出资,没有实际到位。(见证据房产转卖证98)

  其次,瑞丰社在其《抗诉申请书》中“申请主张”虽是“房产股”但出资没有到位,虽有证据但不是房产证而是和平路一号楼振华公司的在建工程,不能作股金出资证据使用。

  2、再审案判决确认:“瑞丰社股金已经变更”,但没有变更证据、没有变更理由、又违反政策规定。

  93年党中央国务院政策规定:“约法三章”,严令“金融不准办企业搞房地产开发”。金地公司经营范围正是房地产开发,故此市政府批准瑞丰社以(闲置)房产折价入股。瑞丰社股金不是货币而是房产实物股。

  没有变更证据:工商管理机关备案材料中,没有瑞丰社股金变更材料,只有房产股 没有货币股。瑞丰社的房产股变更没有证据。“别人有无股金变更”与本案“审理焦点”无关。

  瑞丰社房产股出资,因没有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后又抽走转卖给了第三人,谓其抽逃股金出资,不是股金变更。

  93年10月8日瑞丰社使用特种转账传票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是没有到账的“空转”支票,不能作股金变更证据使用。

  没有变更理由:瑞丰社于93年10月5日才依法办理完180万元 房产入股手续,仅过三天谁要求瑞丰社93年10月8日再以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在金地公司依法注册备案材料中没有货币股,金地公司又没有扩股,更没有人要瑞丰社在房产入股后再增加货币入股180万元,瑞丰社又何以自行扩增入股出资180万元?

  瑞丰社在金地公司没有货币股。瑞丰社的所谓货币股没有注册登记、没有验资报告、没有股东同意。

  《会计法》第十二条规定:“会计核算以人民币为记账本位币”。即:美元、日元,货币股、实物股统一按人民币折算,记账报账使用的本位币,不能把人民币误认为就是货币股。

  瑞丰社所谓的货币股也没有出资。

  金地公司没有账户不能转款。93年10月8日金地公司没有成立,其账户是93年10月16日开设,10月8日瑞丰社怎么能给金地公司转款?

  瑞丰社向金地公司入股没有资金来源。瑞丰社向金地公司入股出资,转款来源于93年10月15日,93年10月8日资金尚无到账,拿什么给金地公司转款入股?

  三、再审判决认定“账面转账”的事实是虚构的,使用的证据是“伪造变造金融票证”。

  1、“账面转账”事实是虚构的。

  93年10月6日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致函煤气公司称:“金地公司在贵单位借款200余万元……由我社代为归还,请作账务处理为谢。”其实93年10月11日金地公司才经批准成立,怎么能在93年10月 6日没有出生就有借款200余万元?!(见李德永函件121、金地公司营业证75)

  93年10月7日原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原瑞丰社派往金地公司股东之一)强令其会计代振良,要求“按照李德永和他两人商量的意见”,依照“虚构瑞丰社资金转圈入股图”编制账、据、表财务手续并将其亲手绘制的“虚构瑞丰社资金转圈入股图”交给了代振良。代振良联同瑞丰社会计张萍辉依图分“四步走”完成了,编造包括煤气公司存款由劝业社转瑞丰社再由瑞丰社转金地公司户,由瑞丰社金地公司户再转劝业社振华公司户,系列转款(亦称“账面转账”)、造证、记账、编表财务手续。其中当然也包括:93年10月8日瑞丰社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转金地公司93年10月16日开设的银行账户201.85万元,其中股金180万元、贷款21.85万元和金地公司开出的收款收据,都是代振良、张萍辉接受任务编造的。(见图证)

  证人证言

  瑞丰社虚构的现金资金转圈入股图

  93年10月8日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转金地公司180万元


  2、“账面转账”使用凭证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不能作转款证据使用。

  (1)煤气公司1993年10月15日将200余万元存款由劝业社跨行转瑞丰社,使用的凭证是企业内部“记账凭证”不是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结算使用的“银行进账单”和转账支票,它不能作跨行转款证据使用。

  (2)瑞丰社使用“93年10月8日特种转账传票贷银行支款通知”,将其由劝业社93年10月15日尚未到账的201.85万元资金转入金地公司是“空转支票”,又是金地公司没有成立、没有账户,不能转款的支票。

  (3)瑞丰社仅以93年10月10日,“金地公司转账支票”将其由劝业社尚未到账的资金,没有使用“进账单”、没有经人行结算中心结算,由10月15日转进的资金于10月10日又由账面转还给了劝业社。可见再审判决确认的“账面转账”不是转款证据而是数字游戏。

  3、“账面转账”所使用的股金转款证据,都是伪造变造金融票证。

  会计法第九条规定:“会计核算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办理会计手续,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瑞丰社93年10月8日使用“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由瑞丰社转金地公司账户201.85万元其中股金180万元,贷款21.85万元,不是“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填制的会计凭证”,而是根据李德永一封信和郝马山一张“虚构转圈入股图”编造的。

  该凭证没有“股金”字样;有转款金额但没有资金到账,是“空转”票证;凭证中资金来源是“暂付款”,不能作股金使用;凭证中有贷款没有借据是虚假贷款;该项经济业务虽已登记入了账簿,其账簿和凭证都是假的。

  93年10月8日、10月16日瑞丰社以“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即转账支票),转金地公司股金两个180万元,加之金地公司93年10月8日开给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收据,合计股金转款540万元,再加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贷款21.85万元总计561.85万元全部转账支票都是伪造的。

  一是瑞丰社在金地公司股金总额只有180万元,谁要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股金转款540万元?

  二是瑞丰社给金地公司贷款21.85万元,没有合同、没有申请、没有借据,瑞丰社能给金地公司贷款吗?

  《证人证言》代振良说:“这些证据都是李德永、郝马山强令我办的,都是假的。”

  四、再审判决,采信最高检(2012)2号《民事抗诉书》,没有事实基础、证据支撑、法律依据。

  本案是最高检抗诉 河南省高法再审河南省高法判决:“瑞丰社房产股出资不到位不享有股东权利”确权之诉案。而《抗诉书》确认的事实却不是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申请“主张”,也不是抗诉案中“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而是无人起诉没有立案的振华公司贷款,已被95年河南省高法豫经终字第227号《经济判决书》撤销了的,平顶山中级法院(1995)《平经21号判决书》采信的虚构事实。全篇照抄16页却只字没有提及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令人费解。(见最高检抗诉书、95年平顶山市一审经济判决书)

  抗诉申请人平顶山银行抗诉“主张”是其“房产股出资已经到位”,抗诉书确认的却是“瑞丰社货币股出资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抗非所请。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九项“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力”之规定。

  2012年7月30日当事人振华公司接到河南省高检《抗诉立案通知书》,8月15日递交答辩状时当场接到最高检《抗诉书》,证明《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直接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力。

  抗诉书没有经过抗诉审查程序 却结论认为:“从账面看,瑞丰社股金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

  仅看账面就断言:“瑞丰社股金已经到位”,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一条为保证会计资料真实、完整,……;第五条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强令会计人员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账簿、……之规定。

  《抗诉书》使用的“账面转账”证据是93年10月7日瑞丰社主任李德永、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强令其会计代振良编造的虚构振华公司贷款事实,不是被抗诉案“审理焦点”,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是否到位的事实。

  《抗诉书》认为:“跨行转款没有根据人行结算法规规定进行结算,只涉及对外效力不影响股东之间的权益”。也就是说,只要有帐,股东出资不出资、都可以享有股东权益,如此认为,法律何用?!股东可以只要权益不承担义务吗?

  《抗诉书》不经抗诉审查程序,“随意改变瑞丰社股金出资形态”。将瑞丰社房产股出资无证据变更为货币股出资,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二十六条“不准公司、企业随意改变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确认标准”之规定。

  《抗诉书》确认的“93年10月8日瑞丰社特种转账传票代银行支款通知”,转金地公司201.85万元,“空转”支票,不能证明瑞丰社出资方式的变更。

  《司法鉴定报告书》鉴定不是法律鉴定而是查账说明。

  先看,《鉴定报告书》特别说明:“送检材料来源于省高法,本所不对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发表意见”。该鉴定不符合会计法第一条规定,会计核算必须遵守真实、合法、完整原则。

  再看鉴定报告转款分析,鉴定使用的转款证据不是本案要审的瑞丰社房产股出资证据也不是房产股变更证据,而是与本案无关的虚构振华公司借款和“虚构瑞丰社转圈转款入股”证据。鉴定报告“分析说明:上述转款过程由下图表示”。图中:转款跨行结算没有使用“进账单”没有经过结算中心结算。(见司法鉴定确认的“瑞丰社虚假出资转圈入股图”和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银行结算办法”、“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跨行结算资金流程图”)

  该图是:瑞丰社虚假出资转圈入股图即瑞丰社的“账面转账”也是鉴定报告分析说明图

  1988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银行结算办法”、“银行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跨行结算资金流程图”

  人行跨行结算中心资金流程图

  再审判决,依《鉴定报告》为据认定:“瑞丰城信社按照金地公司章程及认股合同书约定已出资到位”。但《鉴定报告》反称,“鉴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的同期,工商机关登记的是瑞丰信用社对金地公司的180万元出资方式为房产出资,故对于1993年10月8日瑞丰信用社向金地公司转款180万元是否为股权投资款,我们无法进行界定。”

  省高法采信鉴定报告的理由不成立。首先认为只要鉴定机构资质合格,作出的鉴定就叫司法鉴定;其次,“送检材料人”是省高法,只要鉴定符合法院意见就叫法。权就是法,上面交办的案,不论是非,是否合法,谁大谁说了算。如此有悖法律规定的鉴定报告,不能作定案依据使用。

  综上可见,本案原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使用法律得当应当维持;本案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违规乱造、使用法律南辕北辙应当撤销。申请人恳请最高法支持申请人请求并立案再审。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具状人:郏县振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清算小组

  负责人:马儒钦 身份证:410402193801280036

  2018年10月22日

  记者注意到,国家司法机关、

  鉴定机构、法律专家的意见

  国家司法机关司法鉴定意见书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法学专家论证会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法律专家 江平等人法律建议函

  记者追溯本案失衡的司法天平:祸起萧墙,

  瑞丰社“抢班夺权”“虚假诉讼”“伪造变

  造金融票证”“诬告陷害”,又难求公正

  1、“抢班夺权”。1994年8月16日金地公司在平顶山市瑞丰社饭馆召开董事会,股东瑞丰社主任李德永突然 跳出来说:今天会议我来主持。现在宣布:撤销马儒钦董事长、王付营总经理职务,下面请市法院闫松林主任到会讲话。闫由门外走进说:从现在起马儒钦、王付营就地接受审查,要随叫随到。当场书写传讯传票开始审讯。查封金地公司公章三枚、银行账户、账、单、据。第12天新华区检察院介入,冻结了金地公司、振华公司、金地鞋城三家公司财产及其经营活动。炒家、封门,抓捕关押三公司主要职员和市财政局信贷资金科、市建行贷款科、郏县信用社、市工商管理局企业科等36人,死伤3人。

  2、虚假诉讼。平顶山市“94.8.16事件”月余后,瑞丰社以虚假出资股东身份,补办了一纸诉状,捏造事实即依瑞丰社虚构“账面转账”向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起诉“振华公司股金出资不到位”,市法院置振华公司“反驳”于不顾,依照单方虚构事实,以(1995)平法经21号判决书判决“振华公司股金出资没有到位”。振华公司上诉省高法,审理后省高法以(1995)豫经终字第227号《经济判决书》判决“振华公司股金已经到位”后,瑞丰社又以“振华公司股金出资没有转入瑞丰社账户”为由,再诉振华公司,法院以“瑞丰社没有交纳200元诉讼费为由判决撤销立案”。

  3、诬告陷害。99年4月6日振华公司刚在时任河南省高法院长李道明敦促下,要回已被平顶山市法院查封并交给瑞丰社主任李德永使用5年的金地公司三枚公章,第5天即99年4月11日,瑞丰社又以虚假出资股东身份,利用其已被省高法撤销的案件中伪造的“转账支票”为证据诬告陷害王付营、马儒钦等人使其被通缉关押3年零8个月;关停、注销三个公司,拍卖、查封三公司全部财产,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1.13亿元。

  该案原本只是一宗没有立案的股东出资民事纠纷案,但在审理过程中却按刑事案先抓人后审理。郏县公安局在没有依法办理捕人手续情况下,赴新疆兵团抓捕振华公司法人代表王付营,当地派出所要求出示证件时,回答:“江泽民是李德永的舅、公安部长是他表哥,你们找他要去。”

  4、案中联案。99年4月11日瑞丰社先以10万元重金收买郏县公安局原局长连利民,以市郊联社提供的虚假事实指控王付营收入不记账(实际已经记帐了),侵占公款7万元,在郏县公安局刑侦队没有办理法律手续,将王付营由新疆押回平顶山汝州市关押。经查为错案后又将王付营并转入了郏县公安局“马儒钦诈骗案”,关押。

  5、抢房大战。2003年11月12日平顶山市原市郊联社,眼看振华公司一号楼将被瑞丰社抢光,便顺势以振华公司已过时贷款102万元向市法院起诉,经审尚差80万元(即“调解书”中“财产保全”150万元振华公司欠债,减市郊联社欠振华公司房租70万元),向市法院申请执行,市法院裁定拍卖财产。振华公司上诉省高法,省高法于2003年12月5日裁定:一、指令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执行。

  河南省高法裁定书下达生效后,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于2003年12月18日仍拆墙砸店野蛮执行,按市价计算拍卖临街门面房4间,应为2000余万元,没有给振华公司拍完手续。拍卖收入本应为市郊联社帐外资金,却由市法院将其转给分社主任闫华奇,据为私有财产。市法院2018年12月7日又非正文通知振华公司,置省、市法院“中止诉讼”、“中止执行”15年的《裁定书》裁定与不顾,再要拍卖房产1500万元。如此断案,借拍卖再拍卖抢夺财产,以抵债为名不抵债,中饱私囊。如此振华公司债务何时能了?!(见 (2003)豫法立民字第499号民事裁定书159、市中院拍卖财产非正文通知书160)

  跟踪至此,值得对李德永其人,何以能成为平顶山市“小气候”作点梳理。

  原瑞丰社主任李德永依靠瑞丰社人、财、物独揽,侵占国有及公有财产9600万元为基础;以“虚构金地公司贷款”伙同其股东煤气公司财务科长郝马山,勾结市法院法官闫松林,联合市郊联社闫华奇,收买市法院执行局田宪民,采取官商联动,非法查封,非法拍卖财产,“虚假账面转账”、“虚构民事纠纷”手段,以“虚假出资股东身份”,向人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以“伪造变造金融票证”、“捏造事实”、“诬告陷害”马儒钦等人,以夺取平顶山市步行街一号大楼为动机,谋财害命。其行为本已构成了犯罪,但经95年平顶山市法院一审21号《判决书》判决 美化、2012年最高检《抗诉书》提升、《司法鉴定报告书》非法整理、本案再审判决6年打造,已经成为弄虚作假、结伙成邦一种毒瘤,唯财是命一种理念,若不铲除扩散开来必将继续殃及社会、祸害无辜、影响法律的尊严!

  故此申请人请求,最高法、最高检立案追究直接责任人李德永、市法院法官闫松林、执行法官田宪民,单位负责人牛君彬刑事法律责任并附带民事赔偿。

  尾声:记者将继续关注:申请人振华公司依法向最高法递呈的《再审申请状》何时立案再审?申请人振华公司举报追究刑事法律责任该谁立案?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非法执行超标贷款2000余万元,该谁查管?敬请世人与记者共同关注,跟踪报道。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admi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0 17:06 最后登录:2019-01-08 21:01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