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安阳市公安局北航分局民警葛运增开伪证信谁来管?
法制天地  加入时间:2016-09-27 09:36     点击:

  我们党作为执政党,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腐败。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使不敢腐的震慑作用得到发挥,不能腐、不想腐的效应初步显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各级领导干部都在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保持高尚精神追求,敬畏人民、敬畏组织、敬畏法纪,力争做到公正用权、依法用权、为民用权、廉洁用权!但是河南安阳的民警为何敢于无视法律、无视道德底线乱作为?在问题暴露后,公安有关干部对群众的反映又为何敢于推诿扯皮、搪塞了事、不作为?反映人为了得到一个公正的说法已经走到崩溃轻生的边缘,难道非要等到“甘肃杨改兰事件”再次发生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吗?她,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的答复为何就那么难?

                   安阳公安民警的不作为和乱作为让她走到了崩溃和死亡的边缘

                           ——记者对河南安阳公安民警一封证明信和信访不答复的深入调查

  中华新闻通讯社讯(记者张刘鹏 任粉有报道)几个月以来总编辑室多次接到河南安阳一名叫崔九珍的来信,她在来信和来电中称:河南安阳市公安局北航公安分局及民警葛运增无视法律、无视基本道德底线,为他人在民事诉讼中,公然开伪证信,导致他们家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经过她多次向安阳市公安局督察及纪检部门反映,这些部门在事实基本清楚的情况下均推诿扯皮、敷衍了事、不给结论,她接近崩溃,曾在公安局采取了自杀行为,但是得到的结果依然是被公安的领导哄骗和拖延。

  带着重重疑虑,2016年9月17日,记者驱车奔赴安阳,对该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崔九珍:公安局都是大老爷,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但是我就是要较真,要个真理!他们如果不是在保护犯错的民警,为何我们要个结论就那么难!我要做“秋菊!”

附图一:安阳市公安局北航分局及民警葛运增给常凤芹出具的居住证明。


附图二:安阳市公安局北航分局出具民警葛运增违反规定使用公章的证明。

  2016年9月18日记者在安阳见到了崔九珍和他的爱人刘燕臣,他们夫妇两人三十来岁,面容憔悴、精神低迷、满腹无奈!刘燕臣言语不多,激动的几乎不能正常表达,她的妻子向我们哭诉:“2015年7月10刘燕臣驾车与常凤芹发生交通事故,之后常凤芹起诉了刘燕臣,本是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没有想到在诉讼中,出现了北航分局和北航民警葛运增的一封证明,这封证明信的内容是:常凤芹,女,汉族,1958年1月10日出生,身份证号是410522195801104489,户籍地河南省安阳县柏庄镇辛店西街村464号,经调查了解常凤芹自2012年5月份在霍光照(男,汉族,1969年8月4日出生,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胜利路150号院1号)家居住至今,情况属实,经网上比对未发现常凤芹在我辖区居住期间,有违法犯罪行为。”崔九珍几度哽咽,强忍着奔涌的泪水给记者说:“常凤芹在起诉我们之前,他的家属就撂下狠话,说人家往公安和法院都有人,拿出一百万给我们打官司,要让我们好看!我一开始还不信,但是结果我不得不相信!如果没有北航公安分局的这封证明信,我们赔偿对方就会按照农村户口赔偿,我们认了,但是这封信改变了法院的判决,经律师核算让我们多赔付了对方近十万元!”话到此处,忽然崔九珍的精神振奋起来,态度截然的说: “交通事故发生了,我们有责任,该怎么赔付,依法公断,我们认可,但是我就不明白了,公安局是个人的公安局吗?公安局开的证明是虚假的,公安没有证据证明常凤芹的居住情况,按照法律要求,公安局也没有权利开这样的证明,这样的证明是违法的!我经过仔细的调查了,到常凤芹所住的村子进行了解了,向不认识的人了解,也通过熟人和朋友了解,常凤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家办着一个小作坊,小儿子读书上大学呢,常凤芹常年在家帮助儿子看孩子做饭,作坊太忙时也帮助儿子照料一下生意,根本没有在城市居住!我了解到这样一个情况后,就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被黑了,常凤芹想多得赔偿款,公安就帮着做伪证,太气人了,他们这是在滥用权力,在公权私用!就是光明正大的欺负我们这样的平头百姓,我就是要让开证明信的公安大老爷告诉我,他们凭借的什么证据给常凤芹开的这封信?他们得到什么好处了?如果他们能证明自己是对的,我认!如果不能!我就要让这些吃黑钱的、犯错误的披着公安衣服的‘人民的蛀虫’滚出公安的队伍!” 

  崔九珍接下来的哭诉,让我们震惊了,原本一封看似简单的证明信,她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信的内容是纠正了,但是她等的给犯错民警的处理结果却本没有音信,她所听到的都是领导们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推诿。

  崔九珍说在2016年2月底,她经过认真调查,求证的结果是常凤芹一直在农村居住 ,之后她和她的爱人刘燕臣还有律师先是找到证明常凤芹长期在城市居住的签字民警葛运增,当时民警葛运增说话是支支吾吾的,对证明信的内容是含糊其辞的,葛运增最后说证明信上盖着分局的章,让他们去找分局,他们当日到了北航分局后,北航分局的一个头发弯曲、戴着眼镜、中等偏瘦、五十岁左右的人把他们拦在门口了,态度极为不好,说话简直是呵斥,让他们到市局告去,几乎是把他们轰走了,事后他们得知那个人是北航分局的主任,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姓名。

  附图三:民警葛运增的基本信息

  3月初,崔九珍说和市局督察队的领导见面了,连续等了三个多星期,最后督察队的领导干脆说调查的民警老婆住院生孩子了,让崔九珍等,再接下来的理由是负责调查的民警黄营和韩主任没有回来,下去调查了,啥时候调查回来了,研究后才能有结果,但是依然没有具体时间。崔九珍说:“原本简单的事情,公安明知道自己错了,就是不愿意改正,我估计他们担心错误纠正了,我会让他们继续处理错误民警,所以一直搪塞我,我崩溃了,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我给我爱人吵架,不能休息,也吃不进去饭,儿子因此也和我吵架,儿子十四岁,见到我们吵架也不读书!我想到了死!”崔九珍说:“我为了等一个结果,天天往市局跑,也打市长热线12345,也打了纪委的电话12389,大约在4月5号,市局的督察队领导倪队长接待了我,让我直接找北航分局的领导,并给了我一个北航分局领导的电话。我这次到北航分局后见到了张伟局长和政委常勇,还有几个领导,这次他们没有说不归他们管,他们告诉我两、三天给我结果,让我三天后过去,我等了三天过去后,他们还是推,他们从五号推到八号,八号推到十二号,十二号推到十四号,最后我崩溃了,我甚至怀疑小学课本上那么多共*产*党人牺牲打出来的新中国,该是这个样子吗?如果真的死了那么多人,为的是劳苦大众,北航分局的局长这些领导们知道吗?安阳公安还是不是执行的中央政策,群众利益无小事,只是口号吗?我拿出剪刀准备自杀,我脖子上鲜血直流,他们夺开我的剪刀,答应给我解决,4月21号,他们给我开了一封新的证明信,该证明信的内容是‘我分局社区警务大队民警葛运增于2016年1月5日出具的关于常凤芹在我辖区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胜利路150号院1号居住及常凤芹无违法犯罪的证明,该证明信违反了我分局《派出所公章使用的规定》,予以作废’,时间虽然长一些,但是终于有了一个相对客观的结果,让公家认个错真不容易,我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崔九珍热泪盈眶!此刻没有人判断出她的内心是怎样的想法。

  附图四:北航分局的大门

  崔九珍认为北航分局承认葛运增错了,其实,实质上北航分局也错了,毕竟证明信上有北航公安分局的公章,崔九珍说,想想北航公安分局这么草率的盖章,为个人做伪证,她就不寒而栗,她说,她是一个“秋菊”,什么都不怕,死也不怕!接下来,她要求公安纪检部门处理犯错的民警,但是四、五个月过去了,他们依然在搪塞!他们依然是一副官腔!他们依然是每天拿着纳税人的钱不办事情!崔九珍说,北航分局和葛运增是乱作为,市局纪检有关部门是不作为!道理浅显!责任清楚!泾渭分明!就是有人要颠倒黑白!就是有人要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他们是干部中的败类!是公安队伍的蛀虫!

  安阳公安:事情正在处理,明天,很快……就是不能接受采访,跟谁都是这一套!

  2016年9月19日上午记者拨通了民警葛运增的电话,葛运增听到是记者,很快就挂了电话,记者拨通了北航分局张伟局长的电话,电话通着,但是没有人接听。无奈记者拨通了市局纪检书记郭书记的电话,因为郭书记一直答应给崔九珍尽快答复,郭书记的电话接通了,记者表明来意后,郭书记说可以接受采访,但是让记者到市局宣传处,郭书记说如果市局宣传处同意,他愿意接受采访。

  附图五:安阳市公安局信访大门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安阳市公安局,经登记后,记者见到了安阳市公安局宣传处的一个女性处长,记者说明来意后,该处长向记者表示:这个案件明天就出结果,就差向党委会研究了,实在没有采访的必要,让记者留下邮箱或联系方式,有了结果后将结果通知给记者。记者向该位处长说:“反映人反映了好几个月的问题,始终出不了结果,到现在还是说明天,为什么涉事人不能接受采访,到底最开始的证明信调查了没有?北航分局是怎样管理公章的?最后的证明说违反了公章管理规定,违反的是什么规定?你们不安排采访也可以,我们客观的将事实明日发稿!”该干部见记者这么说,告诉记者她不能做主了,让等李处长回来再说,天色黄昏,快到下班的时间,李处长来了,经过交锋,李处长同意让记者采访北航分局,李处长说:“错就错了嘛,有啥好怕的,什么事情只要实事求是,有啥好怕的!”李处长告诉记者,第二天上午直接到宣传处,他们负责安排,但是第二天,记者没有想到市公安局宣传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不同意让涉事人接受采访了,想怎么报就怎么报道吧。

  截至记者发稿前,崔九珍依然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公安纪检部门依然没有给崔九珍任何说法,究竟如何处理(或者不处理)违规开证明信的葛运增,没有任何音讯。崔九珍说,她只想要一个说法!只想要个说法!违法人总要付出违法的代价,或许她付出的代价更多些,但是她说,这次要为捍卫真理而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如果每个人都没有胆量向“强大的错误”说不!这个世界会多可怜!

  针对此事,记者将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